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2月2日星期一

蘇賡哲:西哲一句話的解釋

11月26日多倫多明報 
    西方哲人說:「看一個城市有沒有文化,不是看它的建築和設施,而是看它的舊書店多不多。」這話不少人覺得難以理解,他們認為舊書店多一些,最多就是這個城市的環保意識比較高,將舊書循環再用,何以說成是文化標誌?  
    這其實是對舊書業缺乏了解。因此,每當我嘆息香港舊書業式微時,便有人問:「是不是人們都用電腦看書之故?」我只好用一個實在的例子去說明,舊書業式微和讀書的人多了或少了毫無關係,正如集郵愛好者的多少,和貼郵票寄信的人多少毫無關係。拍賣行一個古董花瓶價格的上落,也和喜歡插花的人數多少毫無關係。因為集郵市場的郵票不會用來寄信,古董花瓶也很少用來插花。舊書店的書雖然可以閱讀,但買舊書的人首先不是為了閱讀,而是他愛這本書。有人用一萬多港元去舊書店買一本汪精衛藍印本的《雙照樓詩詞稿》,當他想讀這本書時,就去新書店用數十港元買同樣內容的這本書來讀。也就是說,新出版的用來閱讀,舊書用來收藏。他用的是新書,愛的是舊書。 
    這樣就比較容易解釋清楚:在太古蠻荒時期,男女之間是有性行為的,人類藉此繁衍不絕。但性行為結束,男女滿足了,掉頭就走,無所留戀,重逢也沒有特別感覺。文化程度提高後,男女間同樣有性,但更發展出愛情來。舊書就是在閱讀(例子中的蠻荒性行為)之上,發展出來的對書之愛,所以是文化提升了的象徵,一個城市愛舊書的人多了,當然便是文化水平高了。

4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對,收藏還收藏,閱讀還閱讀,但印象中多倫多和洛杉磯都無舊中文書店,懷鄉例外,而英文舊書店也很少見,美加也無文化?大陸很多舊書店,所以大陸很文明?像說不通!

龍象般若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龍象般若 說...

印象中,多倫多央Yonge街,近伊頓 Eaton中心有英文舊書店,曾買了本西藏佛教畫冊,而洛杉磯 Pasadena有一間舊英文書店,平靚正,買過一些新淨的空手道技法,西藏咒語書連CD,那些區的確較有文化氣色的都市兼博物館林立。

匿名 說...

香港哲人說:「看一個城市有沒有文化,不是看它的建築和設施,而是看它的蝗蟲多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