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6月11日星期三

蘇賡哲:社會壓力下的父母

6月3日多倫多明報     
    台灣江子翠這地名改得美,不過它將會與兩宗駭人命案長存於大家的記憶中。 1977年,南部有張姓女子北上求職,不幸在台北濟南路被性侵後殺害分屍,屍塊丟棄於江子翠大漢溪邊。因而在老台灣人心底,江子翠已有分屍陰影,日前再發生鄭捷行兇大案,地名再美也掩蓋不住血腥感。 
    鄭捷父母在「頭七」去發生慘案的車站獻花,下跪叩了二十多次頭,並放聲大哭。鄭父表示兒子罪大惡極,希望法官速審速決,判兒子死刑,希望兒子下輩子好好做人。但死難者的家屬不接受他們的道歉,強調家庭教育很重要,即是認為鄭捷行兇,父母脫不了責任。 
    家教不善無疑與這件慘案有密切關係,但人們還能再要求鄭捷父母怎樣做才滿意?其實法官未判決前,鄭捷應被視為未有罪,如果將來醫生鑑定他是神經病,就不會判處死刑,而是押去醫病。他父親要求兒子被速審速決下輩子好好做人,可能會言之過早。 
    精神醫生說,鄭捷父母是希望藉此與兒子切割,解脫千夫所揩的痛苦。果真如此,也可以理解。早就有人用日本秋葉原相似的殺人事件為例,指出兇手家屬在命案發生後抵受不住社會壓力,東躲西避,兇手的弟弟在數年後自殺,要求大家不要對鄭捷父母施壓過甚。 
    鐵達尼號遇險將沉,婦孺優先上救生艇。日本人細野正文男扮女裝上艇得救回國,立即被鐡道院開除,像老鼠般苟活了十年。一般認為他捱得住十年壓力是奇蹟。鄭捷父母情況有別,壓力無異,同樣難捱。

2 則留言:

匿名 說...

在歐美法治國家, 一人做事一人當, 社會不會過份怪責兇徒的父母. 日本人的社會道德帶有連坐法的觀念, 不太文明. 而在大陸, 兇徒的父母大概不會有半點罪咎感, 因為, 傳統的道德規範早已被中共摧毀, 人性普遍墮落.

匿名 說...

蘇博士明明話日本人係優秀民族嚟個喎,睇怕係其他黃種人扮日本人架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