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3日星期二

蘇賡哲 :吳銀兒啟示錄

5月27日多倫多明報     
    在《紅樓夢》和《金瓶梅》之間,我一向偏愛後者,而者年紀愈大愈甚。主要原因是喜歡它表面寫西門慶無心無肝的糜爛生活,但飽嚐世味的讀者卻讀得出文字背後生命的苦楚和悲涼。大抵不少前人都有這種共鳴,所以稱《紅樓夢》是一部情書;《金瓶梅》則是苦書。 
    《金瓶梅》寫糜爛生活,免不了有個叫麗春院的銷金窩。吳銀兒是院裡一位走紅的妓女,長期受西門慶關顧,她當然知道西門慶在自己家的妻妾群中,最寵愛是李瓶兒。這一天,西門慶又去麗春院尋歡,赫然看見吳銀兒戴孝出來迎客。這在歡場中自然是掃興的禁忌。西門慶問:「你戴誰人的孝?」吳銀兒的回答是:「爹故意又問,今兒與娘戴孝一向了。」用今日的話說,便是為剛去世的李瓶兒戴孝。西門慶聽了很感動,滿心歡喜,當然也就厚待吳銀兒。
    做妓女而為嫖客的寵妾戴孝,成本極輕,收穫相對於「投資」必大千百倍。但是我想到的是一個女人沒有其他生活資源,淪落到只剩下自己的身軀,還要挖空心思去討好恩客,其中的無奈與難堪,全在那句「爹故意又問」。西門慶根本不知她為誰戴孝,如果她直接答是為李瓶兒,就顯示巴結得出面了,所以她說西門慶明知故問,是抹去妓女身份,偽裝出和西門慶是一家人的錯覺,替自身的卑賤保留一點虛幻的尊嚴。 
    讀小說而有此感觸,使我直面生命的悲哀。我認識的女性中,也有雖然不是妓女,但勞碌一生,到頭來除孑然一身外,甚麼也沒有,更不會像吳銀兒那樣去討好人。對這種女性,我每多予寬容和憐憫。

12 則留言:

匿名 說...

《紅樓夢》不是一部情書,是一部血淚書。

Elaine Ye 說...

寬容和憐憫.

You needed to be taught a lesson, but we temper our justice with mercy; we love sinners but hate the sin. ^_^

Elaine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Ye 說...

紅樓夢 不是一部情書,是一部血淚書,而且红楼梦没写完,就被拦腰斩断,没有结局,作者本人下场也很凄惨。


鲁迅一样,鲁迅也是用血写作,成为中国一号大文人,当然鲁迅这种文人比文妓苏赓哲高不知道有多少倍了。

^_^

Elaine Ran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Ran Ye 說...

Well, you don't feel guilty at all. How evil are you? Law can not punish you, war can not punish you. Would your God/Buddha punish you after you died with your happy life?

匿名 說...

不寫之寫,紅樓夢已經寫完。

Elaine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Elaine Ye 說...
此留言已被作者移除。
懷鄉書訊 說...

Elaine Ye, 你說蘇博是文妓,想你不用付鈔也有嫖的感覺實在爽,但仍多謝你常光顧!不過發洩之餘尚請保重,自刪六段留言似乎身體或腦袋都力有不逮。
如果曹雪芹和魯迅都是用血寫作,曹用的是自己的血,魯則用的是別人的血,對人來說,是懂的,牛虻就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