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6月20日星期五

蘇賡哲:圖書館與網絡

6月13日多倫多明報     
    媒體來訪談電腦網絡興起後對圖書館的衝擊。我的感覺和年輕記者不大一樣。 如果局限於專欄寫作,則網絡的搜索工具諸如谷歌、百度已基本上足以應付,倘若找不到,個人藏書還可以支援,不用去圖書館。現在我沒有時間讀消閒性書籍,但每日讀書量仍很大,只是不去圖書館借,而是在書店買。當然自己書店中有數萬冊存貨,不過全是舊書,通常不是閱讀目標。在別人店中買書,我總是要求對方不必給行家折扣,經營書店不容易,就當作相濡以沫,何況我的確是自用,不是入貨。至於買書而不去圖書館借,皆因需要長期保留作參考用。 
    圖書館有一種作用是網絡不能取代的,就是寫學術性文章。這需要同時參考數十本甚至上百冊書籍,而這些書籍又是從數十萬冊藏書中挑選出來的。這本翻翻,那本看看,唯有圖書館陳列在書架間或攤開在桌上才有此方便,電腦網絡即使異想天開,同時擺放數十部電腦,頁面翻閱仍比不上實體書籍。 
    我替香港學生寫教科書,是在多倫多大學鄭裕彤圖書館完成的。很佩服加拿大的大學理念:「大學屬於全社會,而不是只屬於大學師生」,只要需要,它對校外的我提供的是無限量支持。想起那段晨昏以繼,埋首疾書的日子,在享受寫一張字條,就可以將窗下個人角落備用的書籍保留在桌上的服務外,還記得樓下餐廳一人份的小比薩和圖書館門外的港式餐車。當年,生命中的沉重打擊尚未發生,雖然孤獨,雨雪紛飛中卻有與書相伴的溫馨,謝謝多倫多大學圖書館。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不是學者,也不是寫稿人,但為了個人興趣而專找尋一些與自己家鄉的歷史、文化等書籍去多大中文圖書館。每次去多倫多探親都留餘時間消磨在多大中文圖書館裡兩三日,午餐後進館後直至閉館才離開,每次去後都感覺時間不夠,也有點像尋寶的感覺。

多大中文圖書館也許是加拿大的大學內中文藏書最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