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6月28日星期六

蘇賡哲:李瓶兒的比喻

[2014-06-24]溫哥華星島    
    朋友提起二十年前,有人在香港《九十年代》月刊寫了篇《李瓶兒的夢》,說李瓶兒原是花家貴夫人,跟西門慶暗通款曲, 西門慶使出渾身解數,去討她歡心,李瓶兒也就編織起好夢來了。等到西門慶奪得花家的財與人之後,過了門的李瓶兒還想擺個身段,沒想到西門慶一下子變了臉,拿起皮鞭就抽,因為這時李瓶兒已是他的人也。李瓶兒的夢也就是許多想委身事中共者的夢。現在香港已回歸17年,按中共變臉的本色,即使不是把堅持維護《基本法》的香港人打翻在地,皮鞭也應該抽上來了吧,但中共似乎是色厲內荏。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比喻。李瓶兒可以比為一些賣港賊。《金瓶梅》中的李瓶兒是陰狠的人,她和西門慶私通後,就趁著丈夫花子虛和人打官司,把夫家財產全部轉移到西門慶家去。連所住的房子,也出錢給西門慶,叫西門慶來買去,到花子虛打完官司,住屋也沒有了。這時倒是西門慶覺得收穫比預期豐富得太多,良心上居然有點難過,想拿幾百兩銀子給花子虛買一處居所,李瓶兒阻止了他,反而叫西門慶造假賬來騙自己的丈夫。 
    在李瓶兒的時代,女人總要有個歸宿,沒有單身女貴族這種想法。李瓶兒傾心於西門慶,自然就把財產給了他。但這是很考眼光的一回事,因為錢入了那男人手,自己就失去議價能力,將來那男人怎樣對待自己,是好是壞,只能聽天由命。李瓶兒入了西門家,就要挨鞭子,就是這個原因。 
    現代因為有了單身女貴族觀念,所以賣港賊都懂得替自己留一著,他們不會將所有的東西押上去。中共要在香港推行國民洗腦教育,他們卻將兒女送去外國讀書,甚至自己不動聲色,拿了外國護照。自己做了外國人,才來反對異議者勾結外國勢力。他們表現得比李瓶兒聰明,是時代觀念不一樣了所致。李瓶兒罵死了丈夫後,要求西門慶娶她作妾說:「拙夫已故,舉目無親。今日這杯酒,只靠官人與奴作個主兒,休要嫌奴醜陋,奴情願與官人鋪床疊被,與眾娘子作個姊妹,奴死也甘心,不知官人意下如何?」這番話是跪在地上邊磕頭邊說的。 
    今天的賣港賊私底下怎樣和中共交易,我們無從得知,但在公共場合對中共的滿臉諂媚之態,令人不難想像他們向中共靠攏的不堪情狀。 
    李瓶兒的財富落入西門慶手後,西門慶對娶一個背叛丈夫,甚麼都做得出的女人入門深有戒心,拖無可拖了,才叫人「抬了那淫婦來吧」。 
    李瓶兒入了他家,他故意三日不入新房,迫得李瓶兒上吊,救了下來,他才帶著馬鞭入房,拿繩子丟在她面前,叫她再上吊,又要她下床來脫了衣裳跪著,李瓶兒延挨不脫,被西門慶拖翻地上,抽了幾鞭,她才脫去衣裳,戰戰兢兢跪在地上,聽西門慶痛罵。之所以要脫去衣服,是為了剝奪李瓶兒自尊,使她成為徹底的馴服工具。 在百般凌辱了李瓶兒之後,西門慶又替她「平反」,把她摟在懷裏,大叫「我的兒」。 
    以前,中共就是這樣對待從舊社會靠攏過去的人。今天中共還未對待賣港賊如西門慶之對待李瓶兒,我看是因為香港反對派的力量還是相當強大,中共又不能使用暴力把反對派一舉抹掉,因而不得不倚賴賣港賊作為北京的代理人故。到將來有一天賣港賊失去利用價值,也就是西門慶揮鞭時,那就要看賣港賊跑得快不快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