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2月7日星期日

蘇賡哲:辨認猶太人的故事

11月26日多倫多明報     
    看過很多書籍和電影,知道納粹德國逼害猶太人,在街道上發現猶太人時就可能將人捉走。有時,猶太人必須佩戴識別記認,但更多印象是沒有記認時,納粹也能分辨得出誰是猶太人。 後來,我才知道這是一個誤解。產生誤解的原因,是覺得我們不難分別看得出街上的日本人和越南人、菲律賓人,也分別得出中、港、台人,甚至分別得出中國人中的北方人與南方人。當然不是絕對準確,但有相當把握。而白人或黑人常覺得黃種人只有一種。所以倒轉過來,我也以為自己是黄種人,才分不出德國人和猶太人,而他們自己是分得出的。 
    捷克小說家韋爾曾在作品中描述納粹佔領了布拉格,一個近衛隊員奉命將音樂學院屋頂上一排音樂家塑像,挑出猶太裔加以毀壞。但他不知其中誰是猶太裔,有教授告訴他,孟德爾頌是猶太人。可是他爬到屋頂一看,看不出哪個塑像是孟德爾頌,又不好意思再去問人,想起納粹傳授過識別猶太人的方法,就是看人的鼻子。於是挑出塑像中鼻子最大的一個,認定就是孟德爾頌,便用大鐵鎚將它打得粉碎。完成任務下來,他看到音樂學院院長趕到,學生圍著院長投訴:「這個人打碎了華格納的雕像!」 
    近衛隊員立感尷尬之至,因為華格納一早被納粹捧上神壇,是希特勒的偶像,卻被他當作猶太人孟德爾頌毀壞了。原來納粹教他分辨猶太人,除了大鼻外,還說猶太人有邪惡氣質,他等於是認為元首的偶像有邪惡氣質。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氣質扮不到的,個人天生沈默不語,見工特訓時扮活潑多言,但經理訓練時總叫我:最靜那個‧‧‧!

大陸人房東,1號拍門叫你交租,相反香港人業主見我無錢,他主動借我八十加元吃飯!

被中共毒化的大陸人,其氣質言行動靜有別於習慣守法講禮,排隊讓人,受英式文明薰陶百年的香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