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2月9日星期二

蘇賡哲:難於置信的往事

11月28日多倫多明報     
    我生於戰後,對日治香港的情況只能得自前人的記述。基本印象是日軍非常殘忍兇橫,對鐡蹄下的香港人動不動就予以拳頭和槍托,斬首及槍決視如家常便飯。 但最近從美國來訪,以前布殊總統的競選顧問陳業成先生以他少年時一段經歷相告,由於偏離了向來的定見成說,真使我嘖嘖稱奇,不敢置信。 
    事情發生在1944年,陳先生當時15歲,騎著單車經過尖沙咀彌敦道及北京道路口,單車尾還載著一位後來成為南華會足球名將的小友。有日軍軍車突然為了避車,將他們兩人撞倒在道側。照我讀別人回憶錄的感覺,日本軍車應該不稍顧視,繼續絕塵而去,但事實是他們兩人被肇事軍車載往醫院,而且不是用作類似731部隊人體解剖材料,而是由一名日本醫生帶領一班助手悉心救治,陳先生昏迷了兩天才復甦,迄今七十年過去,背脊仍常隱隱作疼,但對日本人的救治是滿意的。更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康復後,日軍送了他回家。嗣後,還三次登門探望,而且每次都贈以一袋當時視若珍珠的大米。陳先生一家是尋常百姓,戰時生活相當艱難,對那三袋大米之惠當然相當感激。所以,後來日軍投降,日本人被關在深水埗戰俘營,陳先生還數次攜帶手信去探望作為回報。 
    我覺得,陳先生沒有必要在晚年編造假故事來騙我。也許只能說,日本人也不是鐵板一塊,而人們多數只願意說他們獰惡的那一面,以免被人視為漢奸吧。

3 則留言:

Fox 說...

你好。我曾GOOGLE過,但找不到網上版明報加拿大版這篇文章。是否只有加拿大的網友才能看到?

我性空 說...

老生常談:

甚麼地方也有好人,甚麼地方也有壞人!

簡單比喻:

共業:大家遇上八號風球。

別業:A家無恙B家門窗破。

懷鄉書訊 說...

回Fox,明報加東網並無刊登「人文散墨」專欄,蘇博士文章只有溫哥華星島及香港太陽報有網上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