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4月19日星期二

蘇賡哲:周恩來的筷子

3月23日多倫多明報      
    早幾日談到一位養生迷將略焦的菜佈給心儀對象,還直率地說明焦了容易致癌,己所不欲奉之於人,天真而不浪漫,好事當然難諧。 以前餐廳未禁煙,也有朋友要我和她換座位,理由是她害怕鄰座的二手煙,彷彿我是功能良好的空氣清新機。 
    《紅樓夢》有「薛姨娘又命鳯姐兒佈了菜」的情節,這曾令我頗感意外。鳯姐兒佈菜,竟要薛姨娘來「命」。情況有點像周恩來為洋客人佈菜,不會是毛澤東叫的。他為基辛格、為尼克遜佈菜,都是經典場景,還曾惹來「周恩來要國賓吃他口水尾」的爭論。其實周用的是橫放的公筷,自己的筷子直放,兩種筷子的顏色黑白不一樣。毛澤東也是肯為客人佈菜的,而且對方的級數只是香港的「紅色肥貓」,皇恩如此浩蕩,炫耀一下,唯恐人不知是人之常情。從而肥貓被港人稱為「毛夾雞」。今日習近平據說有做毛二世的雄心,但紅色肥貓的地位大不如毛澤東時代,恐怕很難有「習夾雞」出現了。 
    朋友們很懷念莉莉,惋惜她走得太早。宴會中有她在,座中人人都可以飯來張口。她心靈手巧,善體人意,很容易就摸清各人口味,菜才會佈得恰如其份。當然也有氣質上的優勢,不會使人有「盛情下的壓力感」。至於侍應樂於和她配合,則是一早被紅包買通了。 
    佈菜要手巧並非贅詞,有位先生也喜歡為朋友們佈菜,他手勢很古怪:菜夾到對方碟子上,就大力一摔,上菜頓時淪為錯覺上的垃圾,好意亦變質為輕慢。數十年來,不好意思點醒,希望他看到這篇蕪文就好。

7 則留言:

金玉滿堂 說...

早期在香港飲中式喜宴,並不流行用公筷,所以常出現挾餸洗筷子的恐怖情況,直到1980年代才流行提供用公筷,有潔癖的我如釋重負!

匿名 說...

有啲興趣想知呢位“毛夾雞”紅色肥貓係邊個。60年代嘅人物,可能已經落咗去吮緊毛腳趾 :D

金玉滿堂 說...

誰詛咒蘇博士?蘇博士係50後,多保重。其實人生自古誰無死,最怕「後生」就英年早逝。該燴!

金玉滿堂 說...

年輕人當知要報父母恩,師長恩,年紀輕輕就英年早逝是為不孝,可憐父母白養你數十年呀!

金玉滿堂 說...

1997後香港變得大陸化?1997前的香港人受英式西方紳士文明的薰陶,雖然社會沒有民主體制,但思想上卻有充分的自由開放,民主量度,當時香港人亦保留東方人的忠孝仁義精神,所謂集東西文明的薈萃。1997後甚麼是大陸化?年輕人東不成,西不就,兩頭皆空。

匿名 說...

九七後, 香港的年輕人受東西文化薰陶, 思想獨立, 行動勇猛, 秉持公義, 一往無前, 香港的前途就靠他們打拚了;上一代, 整體而言, 實在太不成器了.

匿名 說...

奇怪點解提及某隻食過毛夾雞嘅紅色肥貓可能已經仙遊,竟然令某類人聯想到年輕年老大對決,莫非已經聞到濃郁壽材香,對生死大限特別敏感? :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