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8日星期日

蘇賡哲:可笑的政治正確

11月22日多倫多明報      
    所謂「左膠」,就是甚麼都要講政治正確,正確到迂腐地步,便是「膠」了。 美國人選出特朗普,原因不止一端,相信其一是此人不注重政治正確,對「左膠」來說是離經叛道,卻顯示很多美國人對「西 方左派」造作出來的「正確」已感到極度厭惡。 
    小布殊是我心目中美國近現代最偉大的總統。其實他是「形象比較嚴肅」的特朗普,而特朗普則是飮醉了酒的小布殊。當然,特朗普偉大與否,尚是未知數。小布殊的父親老布殊,比他的兒子謹慎得多,也因為謹慎,而無法偉大。二戰時,老布殊是美國轟炸機機師,飛機被日本高射炮擊中,九死一生之際,他及時跳傘逃生,掉到海上,又幸運爬上和他同時彈出的救生艇。漂流一陣後,他被美軍艦艇救起。 
    1988年,老布殊競選總統,宣傳他這一段英雄事跡時,有人問:「在茫茫大海漂流,生死難卜,你在救生艇上想了些甚麼?」他答:「我想起母親、父親,想起他們給我的力量。又想起上帝和信仰,以及政教分離。」  
    據知,不少人聽到最後,都忍不住笑出聲來。一個基督教徒在危急關頭,想起父母、想起上帝,是合乎情理的事,再加上一項想起政教分離,就非常突兀,已完全是香港人說的「無厘頭」。之所以加上這項沒有人相信他會這樣想的蛇足,當然是他突然記起美國憲政精神的政教分離原則。害怕被人批評為政治不正確,便顧不得那麼多。亦即是寧被人嘲笑,也要政治正確。老布殊不左,卻有點「膠味」了。

5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1997前,香港「聖誕節」氣氛十分濃厚,可能被英國統治,基督教係國教的關係,反而美國氣氛差很遠,1980到美國,他們已叫「假日快樂」Happy Holidays,氣氛香港也不如。

匿名 說...

聖誕節不便說聖誕快樂,正是”正確”大於一切,人們口不對心。

匿名 說...

香港唔只左膠為禍,還有大中華膠,慘 !

Albert Y.C. Lai 說...

民主及三權分立本身就是寧要謹慎不要偉大, 古時的 Alexander the Great, Peter the Great 等等全都只能生於專制. 專制之下, 偉大與暴政就只是一人的一念之差, 而千年來結果還是暴政多於偉大; 民主和三權分立就是捨棄不常見的利潤(偉大)來對沖常見的風險(暴政). 蘇博士嘉許小布殊鏟除薩達姆專制之時, 有無想過這種取捨?

小布殊鏟除薩達姆有多個問題, 全部犯了孫子兵法大忌. 第一是動機屬個人喜惡(為父圓願?)多於國家名利. (所以他要靠欺騙國會來獲得授權.) 第二是鏟除薩達姆之後又怎樣, 他計劃得實在太爛太幼稚; 兵法全國為上破國次之, 老布殊就明白這道理, 未找到代替品前唯有暫時忍手. 第三是出兵部署甚有輕敵之嫌, 做不到老布殊和鮑威爾那樣, 首先十則圍之, 然後進攻就要閃電了決. 用孫子的尺度, 老布殊才是明君, 小布殊是昏君.

我欣賞的美國總統是甘廼廸. 本來民主黨人溫呑多膠, 然甘廼廸實是奇葩. 跟蘇䏈撑到衡之時兇過任何共和黨總統, 動員傾國之力登月之時決心和手法也高過任何共和黨總統.

懷鄉書訊 說...

多得小布殊!
http://www.cup.com.hk/2016/07/07/the-war-which-shaped-recent-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