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5月13日星期五

蘇賡哲:日本海關

朋友在文章中提及,日本機場的海關人員在檢查旅客行李時,會將一個白色屏障放在打開了的行李箱旁,這措施可以遮斷其他旅客視線,保全了被檢旅客的私隱。女性旅客的貼身衣物、男性旅客的不雅讀物都得以避免曝光於眾目睽睽之下。事實上海關這種尊重旅客的做法,在我們文明先進的加拿大也做不到。

一個國家的海關人員怎樣對待旅客,就是給外國人第一印象的國民素質大檢定。落後國家的海關人員當旅客為勒索對象,護照中不夾些鈔票,便多方留難,甚至誣告旅客已是層出不窮的常事,一點新聞價值都沒有了。發達國家的海關人員,則往往視旅客為潛在恐怖分子、潛在偷渡人蛇。這些一旦權在手就愛國愛得過了頭的「官老爺」,很容易淪為踐踏人權的「權力毒癮症候群」
日本海關人員確實是他們這行業的文明典範,一般都能做到不亢不卑,以禮相待。有些同胞常不耐煩於日本人的多禮,甚至說是虛偽,但日本海關人員的多禮,從來沒有人嫌。以前我將行李箱鑰匙遺留在香港機場,人和行李上飛機到了日本,在海關櫃台沒有鑰匙開行李箱,當然非常尷尬。在其他國家真不知道會遇上什麼難堪事,但日本關員彬彬有禮捧出他們「珍藏」的數百條舊鑰匙讓我試開。其後始終有一邊箱鎖開不了,又應我要求,捧來一堆工具讓我將鎖撬開。整個過程他們九十度鞠躬不斷,道歉不斷,好像做錯事善忘的是他們而不是我。愈多這樣的「虛偽」,世只會愈美好。
加東明報3月31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