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月1日星期三

蘇賡哲:「殺街」

12月19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一些現象,加拿大人是難於想像的。九龍西洋菜街行人專用區,鼓樂喧天對樓上居民的嘈鬧滋擾,在加國不可能出現。多倫多是首要大城巿了,我所見市中心最熱鬧如同性戀自豪日,也遠不能和西洋菜街比擬。 自豪日只是人多,西洋菜街同樣人多,但最要命是街上藝人唱歌跳舞、表演雜技時,用擴音機發出的聲浪。況且自豪日每年才一兩日,西洋菜街卻天天如是。 
    嘈音是逐漸提高的,其實是一種惡性循環。表演者愈來愈多,間隔愈密集,擴音器就不得不調高分貝,否則會被隔鄰樂聲壓倒。我覺得中式茶樓之所以嘈吵,是因為大家圍桌而坐,說話聲音小,坐在對面的人聽不到,只好提高聲浪,這桌提高了聲浪,鄰桌亦不得不然,惡性循環下遂飲茶變成味蕾享受耳朵受罪。西洋菜街的情況亦如是,但茶樓茶客還有味蕾享受,西洋菜街樓上居民則只有受罪。此所以有大廈掛出「慘、慘、慘,抗議」的條幅。這種條幅掛出去,「殺街」取締行人專用區之局就是必然的事了。因為民選區議員平日在這些大廈紮根甚深,大廈居民點是他們的鐵票票倉,而街上表演者和觀眾是外來的,和選票無關,而「殺街」的權力,掌握在區議員手中。 
    香港自由左翼很笨,他們同情街頭表演者,認為一個現代化國際城巿應該有街頭藝術家生存空間,從而替表演者辯護,甚至指斥區議員為選票扼殺藝術,但他們就是不提樓上居民的痛苦,更不會去尋找避免這種痛苦而又不必「殺街」的雙贏可能。

3 則留言:

左翼變態 說...

左翼很笨?不是笨,是變態,等如有人不供養自由父母,而去關愛別人的父母一樣不孝。西方有市議會,都市居民可以開會,例如,洛杉磯矇豬柏居民最近開會,考慮是否准許撥地開狗廁所?居民大力反對!香港學不到,因為不肯尊師重道,不肯尊敬學習英美的師父。

匿名 說...

中式茶樓之所以嘈吵,是因為香港和一些華人的公德意識偏低。台灣人的公德意識高,香港人也愛去台灣。但香港人卻不愛把"公德"帶回來,在台灣的機場聽到語音便知道了。

懷鄉書訊 說...

最近陽明山故宮博物館增添了一些手拿牌子的工作人員, 勸籲強國大款參觀時輕聲細語, 據我所見成效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