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10月18日星期六

蘇賡哲:兩種相反的樂觀

[2014-10-14]溫哥華星島     
    備受國際社會矚目的香港政改風暴,將以甚麼方式收場和將產生甚麼影響,立場相反而比較有代表性的練乙錚和吳康民,均持樂觀態度。 練乙錚樂觀的不在於示威者能否達成目的,而是他看到未來香港抗爭主力,年輕本土派已成形,已華麗登場了。吳康民則說:「當前看起來很亂,但並不令人絕望。古語有云:『亂極則治,暗極則光,天之道也』,也許香港經過一次騷亂的大洗禮,廣大群眾受過教訓,會更堅定貫徹保持安定繁榮的宗旨」。 
    可以說,這兩個持樂觀觀點的人,樂觀原因也是相反的:練乙錚是著眼於將來會亂得更有力;吳康民則是著眼於亂後有治。 治亂更替是歷史現象,吳康民希望保持繁榮,當然來自他的維穩思維,這就必須探討這次政改風暴的成因。我認為他始終未認識到根本問題在於,香港民主思潮和中共專制統治間的矛盾,這個矛盾一日未解決,香港一日不會安寧。 
    2003年距今不遠,但我發現不少人已完全忘記當年50萬人大遊行,主要訴求是為了反對二十三條立法。他們只說是反對董建華施政失當,令民不聊生。吳康民為眼前這次政改風暴總結出十個成因,沒有一個提及,示威者的訴求是特首候選人由公民提名產生。 這是唯一的訴求;能夠達成這訴求,梁振英下不下台、政府總部的公民廣場開放與否,都是枝節問題了。但如果有人只知吳康民所總結的十個原因,就不會明白這次香港主權易手以來最震撼的民與官鬥是為了甚麼。 
    吳康民總結的十個成因,模糊了鬥爭焦點,但有些成因不能說是錯的,而是它只能用來解釋何以有這樣的學生出現,亦即遠因。然而,如果放到參加政改風暴雨傘運動的全部成員中去看,又失諸片面性。 
    例如吳康民說:「香港大專院校基本上由持西方觀點的學者主導,他們傳播的是西方價值觀和西方民主模式」,但學生只是初期活動的主體,在中環87枚催淚彈炸開後,大量普羅市民加入示威者陣營,他們可能是前大學生,但也可能沒有進過大學。 
    和2003年大遊行後一些評論一樣,吳康民把風暴成因側重於「香港社會貧富懸殊,地產霸權使地產商人一枝獨秀,青年人『上樓』不易」。這是很久以前,蘇守忠觸發的天星渡輪加價引起暴動後,人們對暴動成因的概念。不過那時的青年人也沒有太強烈的「上樓」渴望。 
    至於今天的示威者是否因為無「樓」可「上」而站出來?如果你這樣去問他們,他們會認為這是一種侮辱。以啟動鬥爭的大學生來說,他們其實是青年人中,比較容易「上樓」的一群,但是他們願意丟下學業,受違法指責,為胡椒噴霧、催淚彈所苦、無懼橡膠子彈甚至真彈威脅、可能被逮捕被抄家被檢控被判刑被留案底而影響前途;他們這樣做,是為了「上樓」容易?一位法律系女學生說,即使因此失去將來當律師的資格,她也要站出來參加佔領街道行動。她會是為了買一層樓,為了自己生活安穩嗎?當然不是,他們唯一目的,是反對人大常委會8月31日為香港普選參選人設下限制的決議(亦即「落閘」),這個限制使只有北京的傀儡才可被選為特首。 
    這個限制應該取消,示威者才肯回家。至於未來立法會應取消功能組別,改為全部直選,那是另一次的鬥爭,鬥爭主力依然是練乙錚樂見的本土青年人,總之不是吳康民所希望的「治」。

4 則留言:

Elaine Lee 說...

吳康民算個屁﹗這種人行將就木,有邊個會聽佢講?就算共產黨都唔會聽佢講廢話﹗這種人只能喺左派垃圾報紙登稿,睇嘅人亦係一班行將就木嘅維園阿伯﹗一大班老而不死阻住香港向前行﹗阻住個地球轉﹗

匿名 說...

吳康民都以經out晒啦 , 你唔講 , 幾乎唔記得仲有個咁既人

匿名 說...

之乎者也,舊語古云。用老黄曆看新世代,笑掉了牙!今番主塲是80後、90後。在資訊科技一日千里,各領域日趨全球化的世代,某些out了的"老而不"早應退塲靠邊站了,拜托,唔好阻住地球轉!

練乙錚却洞察先機,已触覺到社會的主脉博。

匿名 說...

中共體下的執筆人,都系故意唔寫"真相",含糊含糊,有十就只提三\四.

此是中共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