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日星期一

蘇賡哲: 沒有香港人

1月22日多倫多明報      
    身份認同顯然將會是香港人必須面對的政治考驗。梁振英高調批評所謂港獨,首先就是一個身份認同的問題。 陳佐洱的「苦瓜毒豆」論、補腦論而至吳康民的要學生多讀中國史,其實都是認為香港學生的政治抗爭,也是身份認同出了偏差。日前,黃大仙聖母幼稚園有教師對「上面」的要求心領神會,出了個示範句子叫「我是中國人」,有學生模仿示範句寫「我是香港人」,竟被教師用紅筆批為錯誤,教師在句旁批示「沒有香港人的」。補腦論是頭腦出現問題才需要補,幼稚園學生的腦子純潔空白,就不是補腦,而是要從小灌輸世上沒有香港人,只有中國人這思想。
    本來,香港人是一種地方性族群的名稱,如果沒有香港人,也就沒有上海人、北京人或湖南人、廣東人了。事實是相對於上海人、北京人等,香港人在法理上也更應該是一種獨特性的存在。例如特區護照,就是簽發給香港人,而且只是簽發給香港人,絕不簽發給中國人的。「鳯梨油、鴛鴦、紅白藍尼龍袋在香港人之間的共性,也有相同的作用」,「香港人對本地古物古蹟的興趣,在感情上和外國人有所不同,也應該不同」,「本土和身份認同的出現,感性以外,有沒有社會意義?我認為最大的社會意義,甚至實用價值,就是凝聚香港人」。我相信黃大仙聖母幼稚園那位教師如果讀了上面這些句子,總會明白句子的寫作者很強調香港人的存在,這些句子的作者叫梁振英。也許他重讀今日的幼稚園,都會被批示「沒有香港人的」。

6 則留言:

我性空 說...

不單香港是本來沒有的,其實中國也是本來無的!
眾生妄認四大為自身相,妄認六塵緣影為自心相!
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統的由它統獨的由它獨!

匿名 說...

「鳯梨油」應是美味麵包「菠蘿油」。

匿名 說...

那個黃大仙聖母幼稚園教師 , 是大陸來的新移民吧 , 中國用人口殖民的方法 , 溝淡土生土長的香港人 , 又自小向香港人洗腦 , 這些手法 , 在新疆 , 西藏做了很多年 , 所以中國人就是垃圾啊

匿名 說...

鳳梨,肯定不是粵人的用語。

龍象般若 說...

臺灣出名的零食,鳳梨酥,像月餅,但小很多,國語人叫鳳梨,香港人叫波羅,洛杉磯華人超市都有鳳梨酥賣,而香港的波羅油,港式奶茶在多倫多都很聞名,美國洛杉磯不及多倫多的香港風格,洛杉磯香港人較少。

匿名 說...

我認為用鳳梨比波羅雅得多, 香港不時出現新詞,
推陳出新, 這才是真正香港精神。如果「鳳梨油」這個名詞能發揚光大也是香港獨有的。(Dav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