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月31日星期六

蘇賡哲: 身份的疑惑

1月21日多倫多明報     
    中共在香港仍處於地下活動狀態,當然是認為這樣對他們比較有利,說得清楚些,就是容易具有欺騙性。大家以為是普通人,沒有政黨立場,客觀中立,就被矇騙了。
    不過也有一種情況是倒轉過來,普通人而被誤會為地下黨員的,這往往便成為黑色喜劇了。一位左派文化界大老是地位尊崇的畫論家,藝術雜誌負責人,是發號施令的要人。畫家關山月訪港時,以為他是地下黨的黨委書記,因而念念有辭向他做思想及工作滙報。其實這位先生只是普通人,並非黨員。不過他沒有點破,照聽如儀。
    另一位左派文化界要人更富戲劇衝突性,他在圈子中同樣卓有地位,倒不是被誤會為地下黨,而是偶然回內地,卻以武警身份出現,據他說是頗為「止得咳」,辦事可以化解阻力。有些好奇心重的人懷疑無端端一位文化人,怎樣會變成武警,這我並不覺得詫異,因為加拿大有電台台長,曾向友人出示他擁有的公安証,他有親戚是公安要人,就給個証件讓他玩玩。本來電台台長的社會地位不低了,香港電台台長就是廣播處長,但在加拿大這位朋友意識中,似乎公安有更值得尊敬的身份。想不出的只是,在加拿大有甚麼是要用這個身份去「止咳」的呢。說不定是因為加拿大畢竟有不少電台台長,而公安實屬罕見,身份也以稀為貴吧。
    觀人閱世,最重要還是觀其言察其行,只看言行,不理身份,也就不存在身份問題了。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我是誰?

有能力但無信心:

有隻麻鷹自小在雞群中長大,誤以為自己是小雞。牠過份低估了自己的能力,常被欺負,遇敵時不懂制勝。

無能力但有信心:

有隻小雞自小在鷹群中長大,誤以為自己是麻鷹。牠過份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常欺負別人,遇敵時最終戰死。

萬法唯識,一切唯心,唯識所變,唯心所現,佛就是我,心即淨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