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1月8日星期二

蘇賡哲:杜月笙與 中共 / 毛澤東

杜月笙與中共 20111019明報
海外每有人批評中共是黑社會治國。中共官方批准的出版物將中共與黑社會相提並論,就相當罕見了北京九州出版社的《民國多少事》一書,作者是雲南大學的謝軼群,他就將中共和上海黑社會大頭子杜月笙相提並論,今昔對比,感慨繫之
他說:「杜月笙作為上海最有勢力的華人,不但需要親自與記者
、編輯、律師結交,還要供奉他們不菲的銀錢」相對來說,今天「各家報館都由市裏一個有關部門管著,再有名的報紙也不過是體制內的一個單位,再有水平的記者、編輯也不過是一個按指示辦事的職工,何需如杜月笙那樣費力費錢?要搞定他們的主管部門的領導乃至更高官員,對杜月笙來說又有何難?至於律師,又不是掌握審判大權的人,籠絡律師哪比得上直奔法院?」杜月笙是上海惡霸之首,對新聞界人士很捨得花錢籠絡,投入他門下的記者或編輯,非但不收他們孝敬錢,反而每月予以優厚津貼,那筆津貼每年足夠買一部汽車但中共比杜月笙更惡,任何報紙、記者編輯都在共幹控制下
上海昔日名律師秦聯奎在杜月笙開的賭場輸了四千大洋,杜立即託人如數還給秦。還傳話說:「當律師沒多少錢賺,我不能贏他的錢。」今日的共官根本看不起律師,有事直接找法院就行,法院就是他們開的因此謝軼群大為感嘆今昔有別。
一個人撐起來的黑社會,當然比不上一個黨籠罩下的黑社會

杜月笙與毛澤東20111020明報
杜月笙可以說是近現代中國黑社會最具「威望」的大亨」但他出身很寒微,雖然一個月學費才五毛錢,可惜家裏實在太窮,母親只能供他讀四個月就停學了因此他成為黑社會大人物後,仍類似文盲,連支票也要秘書代開不過,他很重視學問,尊敬學者在門廳懸掛的對聯是「友天下士,讀古人書」,讀不來,便重金請人讀給他聽章太炎是當年大學者,晚年定居蘇州做學問,家境極寒素由於侄子在上海法租界和人有房產糾紛,章太炎老著臉皮向杜月笙求助杜接信大喜,二話不說就替章侄排解了糾紛,令雙方皆感滿意然後杜月笙親自去蘇州向太炎報知處理經過和結果臨別時,杜月笙悄悄將一張兩千銀元的銀莊銀票壓在茶杯下,送了一份不動聲色的大禮後來還每月照顧章的生活費章當然心懷感激,替杜月笙做文化上的抬轎人不遺餘力。
除章太炎外,杜月笙還傾力結交章士釗、楊度等文化名人名氣不大的文人,同樣予以尊重厚待
我想起的是知識分子的「天敵」毛澤東很多人說他坐上龍椅後,賤視知識分子,用殘酷手段迫害有學問的人,原因是他貧窮讀不起書,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做小職員時,胡適等學者正眼也不看他一眼,因此知識分子在五七年才有「反右」大禍
如果用杜月笙和毛澤東對比,兩人有些遭遇相近,有些做法很不一樣我寧可相信杜月笙如果有機會掌握國家大權,不會厚臉皮到說出「陽謀」兩字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