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2月19日星期一

蘇賡哲:難得的「戰犯」

附圖係黃維夫人蔡若曙,兩夫婦可說紅顏薄命、英雄氣短。據兩人的女兒黃慧南所憶述,黃夫人晚年一直有幻聽,應是神經衰弱一類病患。我覺得黃將軍獲釋,一家團聚的歡欣未能舒解她所受的壓力,反而令她日夜擔憂丈夫隨時再次被抓,終於投河自盡。沒有人權、自由、法治的強國,豈不與人間地獄無異?- dd2

軍人戰敗被俘,我認為不必做烈士像國軍徐蚌會戰時被共軍俘虜的兵團司令黃維,即使在特赦後出任全國政協委員,我覺得那是肉在砧板上,形勢比人強,沒有什麼好責怪的

徐蚌兵敗,另一國軍大將胡璉說:「突圍時,我車上爬滿了人,我就用機槍把人掃光,黃維心太軟,不肯這樣做,怎麼出得來可見在那個人肉絞絆機的戰爭中,黃維比有人性以他的地位,被俘後如果肯「接受改造、乖乖認罪」,早就可以和楊振岳父杜聿明他們被釋放了他拒不認「罪」,一直被「改造了二十七年,共產覺得索無味,才釋放了他
黃維以戰犯身份被囚,在中共龐大洗腦攻勢下,始終說自己無罪可悔,唯一慚愧的是十多萬大軍在自己帶領下潰敗關押他的戰犯管理所有日本戰犯,中共優待日本戰犯不用他們勞動黃維在勞動時大罵:「我們就算有罪也沒有日本人罪大,憑什麼日本人可以坐著,我們就要做勞」中共宣稱抗戰勝利後,國軍搶奪勝利果實佔領中共根據地黃維反駁說:「國軍是當時合法政府的正規軍隊,只要在中國領土內,開去任何地方都是合法的阻撓國軍進駐即是叛亂
黃維最痛恨潛伏在國府作戰廳當廳長的共諜劉斐出獄後碰到他仍怒目而視最不幸是黃夫人,黃被俘後,她從台經香港轉回大陸,希望能經常探丈夫的監想不到人人被釋,黃維是最後一個苦候二十七年,丈夫被釋放,她卻自殺了這種巨大壓抑消失後的自殺值得研究
20121201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