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12月15日星期四

蘇賡哲:書癡辦書訊

本文從網上搜得,出處不可考,只知是蘇博士07年文章。慶幸的是《讀書好》仍在出版,愛書人更可在懷鄉免費索取,請向店員查詢。以下文章中藍字是小可杜撰,原文顯示問號,應是正簡字體互換所致。-dd2

約了梁文道聊天,可惜他臨時抱恙未能會面。文道辦《讀書好》書訊雙月刊,免費贈閱,真稱得上嘉惠士林。他自嘲對書有病態佔有慾,明知沒有時間看,也狂買回家再說。

          其實這不算病態,傳統知識分子大多如此。以前我曾分析過:以上海消費指數來看,魯迅的收入屬富裕階級,但累積不起財富,原因之一是買書開支甚大。在香港經營書店,比加拿大容易,香港還有一些梁文道這樣的書痴而加拿大甚少。書店要等顧客讀完一本書才再來幫襯,生意就難做。這相對是等女士們把一件衣服穿爛,或穿舊了才去買新衫,時裝公司全要關門了。


《讀書好》的專訪文章,最矚目是董橋談陶傑。董橋為陶傑當「乩童」感到可惜,一時成為文化界熱門話題。事實上,我從未聽過任何人責備乩童背後以黑作白的「師傅」,誰叫乩童是第一才子。
  陶傑解釋,那是香港經濟比較困難的年代。眾所周知,負資產不是把未供完的家園拱手送給銀行就可了事,而是黃秋生說的「肯去?街都未掂」。大抵乩童就是在這樣的大環境下產生的。每天陪?「師傅」上酒店附設的浴室,並排兩張按摩?,師傅唸唸有辭,今日罵誰罵誰,乩童在鄰?筆錄。
  陶傑說,他已在字裏行間隱藏下很多玄機,藏得閱讀的人自能明白其中深層意思。他這樣說時,倪匡大哥在我旁邊不斷點頭道:「當然看得出,這叫皮裏陽秋嘛。相信肥佬黎也看得出,不然罵得他這麼慘,今日怎還肯請你去做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