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9月24日星期三

蘇賡哲:值得研究的廉署

[2014-09-16]溫哥華星島     
    以前的電台時評節目拍檔李家豪君回香港執教鞭多年,很受學生歡迎,難得是百忙不忘學術研究,最近在寫一本探究香港廉政公署的書。 不久將進入查閱英國倫敦解密檔案階段,希望他早日得到好成績。 
    年紀老大的人如我,及身經歷了中國大陸和香港相反交錯的貪廉路向:毛澤東禍國殃民,十年浩劫都搞了出來,但在他那年代,共產黨幹部是比較清廉的。以前的香港,則貪污成風,而且是制度性貪污。 
    一位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當過警察的朋友說,即使甚麼都沒有做過,每天上班打開辦公桌抽屜,都有一束鈔票放在那裏。只要坐上了這位子,就可分得結構性貪污的「成果」,當香港警察,很難潔身自愛,出污泥而不染幾成神話。
    中國大陸在毛澤東死後,開始變成以前的香港,逐步走向貪污腐化的深淵,小學生甚至在作文功課寫「我的志願」時,自稱長大了要做貪官,官員貪污之狠動輒以億元作為單位。很多人相信,大陸廉潔官員已是稀有動物。但遍地貪污的香港,在港督麥理浩成立廉政公署後,短期內就令香港剎住貪風,成為亞洲數一數二廉潔的地區,比毛時代因一窮二白因而廉潔的國情,可以說完全是兩回事。
    這樣比對起來,香港廉政公署的效力幾乎可以視為一個奇跡。香港人應該感念麥理浩總督。事實上這位任期最長的港督,除了成立廉政公署外,還有很多對香港影響深遠的德政,例如興建地下鐵路、提供九年免費教育、十年建屋計劃和郊野公園等,這種開闢之功,主權易手後的幾任特區首長,真可以說是瞠乎其後。
    廉政公署直屬港督,港督自己貪不貪污是決定它成敗的基礎。不妨這樣說,廉政在香港能成功,正好從反面映照出麥理浩和他以後數位港督是廉潔的。其後出現被稱為「貪曾」的特首、「貪湯」的廉政專員,自然有其因果相關的淵源。
    家豪君所致力研究的重點,是廉署成立初期發生的「警廉衝突」事件。這次風波,對我們這一輩的老香港應記憶猶新。1977年11月前,遭成立不久的廉署查究的警察貪污案很多,涉嫌警察多達260人,如果再深入調查,打擊面當然很廣。
    10月28日,數以千計警察和家屬遊行往警察總部舉行集會,少數更衝進廉署執行處搗亂,和廉署人員打鬥,引致後者5人受傷。這是轟動一時的社會風波。 當年麥理浩覺得事態嚴重,曾考慮出動駐港英軍。英軍高層認為由他們去對付警察,會令事情惡化,出現不可收拾後果。麥理浩才決定頒布局部特赦令,特赦所有涉嫌貪污而未被檢控的公職人員,並強調特赦只此一次,下不為例,不會再作讓步。這次特赦使局面穩定下來。
    主權回歸後,曾經發生過兩次比較受矚目的警廉衝突,但涉及面比較狹窄,也就不大受人注意了。
    香港廉政工作把以前的烏煙瘴氣一掃而光,卓有成效,而大陸官場的貪污現象,日甚於日。即使像習近平近期所謂捉大老虎,當過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和他一些爪牙都被緝拿了,但整個國家並沒有因此稍遏貪風,有人建議,習近平也應該像麥理浩那樣,頒布特赦令,以前貪污的算了,不追究了,今後不能再犯,否則嚴懲。
    問題是當日香港警察人心惶惶的現象並沒有出現在大陸官場。像江澤民時代,成克杰作為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涉貪被處死,也沒有在官場起到震懾作用,似乎人人都麻木了,這種情況下,特赦有甚麼用?

3 則留言:

匿名 說...

"當日香港警察人心惶惶的現象並沒有出現在大陸官場", 因為中共黨員都看到, 習總的反貪不是全面的反貪, 老虎與蒼蠅都局限於某些派別的黨員.

Sword 說...

歐美是超級大國,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義的核心價值不是一些九流的造假皇國,人治社會,因人執法的荒謬,流氓集團可以學得。

Sword 說...

補漏:歐美是超級大國,自由民主,人權法治,公義的核心價值不是一些九流的造假皇國,人治社會,因人執法的荒謬,流氓集團可以學得來。

觀其大部份被毒化的蝗民如何貪婪自私,不守法,無公德,不講禮儀,不顧儀容則知其蝗國的真實質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