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9月13日星期六

蘇賡哲:民主回歸派的幻滅

[2014-09-09]溫哥華星島      
    中國人大常委會對香港政改「三落閘」,三項嚴苛的規定中,以必須得到過半選委會委員投票,才可以「 入閘」成為特首候選人最為重要。 它等於是要先行篩選出符合中共要求的人,然後由香港人一人一票「背書」選為特首,從此特首戴上民意授權的光環,可以為所欲為,包括推出箝制民意的二十三條立法,跟著,把香港和深圳合併的香圳城等都可以源源出籠,無所顧忌。 
    現在香港政改方案尚未在立法會通過,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公開表示,將來的特首既然是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就應該可以有較大財政支配權,不必像今日設一個新職位也要立法會通過;又以同樣理由主張方案不必五年修訂一次。可見人大常委的落閘規定,表面是給港人普選,真正目的在弄一個民意授權的光圈給將來北京的傀儡特首,令他執行反民意的政策而港人不能加以反對。 這等於是香港民主派中,一直抱持和中共「又傾又砌」的民主回歸派已經無路可走,因為肯定是甚麼都沒有得「傾」。香港教育學院的方志恒教授寫了一篇文章《這是一個時代的終結》,指出人大常委的決定,標誌著民主回歸派的壽終正寢,任何對話、改革、中間、溫和路線,都已經走到盡頭,不可能再繼續下去。香港政治將會進入大變動的時代,過去30年的政治格局、黨派、人物、互動模式,將會逐一被淘汰和取代,新舊交替將快速完成。 民主回歸派其實是香港泛民的主流。但他們的興起是逆香港主流民意的。他們的興起基於支持香港回歸,然後爭取建設香港民主,在條件許可下甚至促進全國民主化。支持香港回歸是逆九七前主流民意的,既然回歸了,反回歸香港人也就只好和他們一起去爭民主。 
    民主回歸派的代表人物司徒華解釋他支持回歸的原因,其中一項是「百餘年來,香港是殖民地,因而遠離很多源自中國的災難;然而,我未能與祖國同胞一起經歷,心中有愧。現在回歸到一個獨裁專制的政權,使我和國內同胞有機會共同爭取一個民主的中國,與他們有共同的感受,所以我支持回歸。」 
    今日人大常委的決定,是源自中國的災難將會河水犯井水淹入香港,香港人從此可以和國內同胞一起歷難,與他們有共同的感受,所有民主回歸派都因此得以無愧了。 不過他們卻有愧起來。他們有愧的是錯誤地對中共寄予良好的希望。他們當年曾去機場向時任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示威抗議,亮出「侵華條約不容肯定」橫額,反對英國繼續統治香港,幻想中共會給予香港民主。其後,他們進入社會樞紐,發揮很大作用。正如香港中大蔡子強教授所說:他們年年出席「六四」晚會,要求平反「六四」,不是要顛覆中共,而是因為他們視此為需要癒合,國家民族歷史上重大傷口。 香港民主黨在上一次政改中,頂住了強大壓力,屈就中共的方案而「袋住先」,結果是在跟住的立法會選舉中流失大量選票。輿論界支持他們的黎智英,已經公開承認錯誤,上一次袋住先,並沒有為這次政改帶來改革,所以是上了當。也由此證明要面對中共時,任何民主的期望都是虛妄的、自欺欺人的。 
    到了今天,他們知道「30年過去了,或許大家真的是錯了」,「是一代人理想的幻滅」。不問可知,年輕一代,大喊「打倒中國共產黨」的本土激進勢力,將會迅速擴大,取代民主回歸派。

4 則留言:

匿名 說...

司徒華本來就是學友社的左仔,共産黨的同路人,主張「回箒」一點也不出奇。但其它檯面的政棍,難道都是這麽儍嗎,還是他們暗地裏早已給共產黨統戰過去?

匿名 說...

民主回歸派 , 司徒華在地獄等著你們 , 831三落閘 , "佔中"走數 , "死士"逃亡 , 沒有人再信你們了 , 三十年來一無所得 , 反而讓中國有三十年時間滲透香港 , 97後超過一百萬大陸人殖民香港 , 霸佔社會各階層的位置

民主回歸派 , 好懷疑你們是大陸的臥底

匿名 說...

見到大陸那些芝麻綠豆的匪幹在電視上指鹿為馬的嘴臉,這是什麽的世代?清末有大刀王五,今天有誰能替天行道?

金輪法王 說...

當年1980年代,鍾士元曾反對「回歸」,但當時沒有港獨派、本土派、英治派!本人雖然是支持英治,但當年沒有港獨派、本土派、英治派的領袖振臂一呼,當年香港人也沒勇氣敢於表達自己的意願~支持英治、反對「回歸」!否則香港歷史可能已改寫,由於有四百萬港人遊行反對「回歸」,結果聯合國介入,香港公投後主權「歸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