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1月7日星期六

蘇賡哲:香港的好女兒

[2015-11-03]溫哥華星島      
    位於溫哥華市中心的加拿大廣播公司(CBC)電台記者,約了數天內訪談佔領行動後的香港, 我當然會先做功課,盡量把佔領行動結束後出版的書刊通讀一遍。這是一項相當費神的工程。 
    原來佔領行動、雨傘運動迄今一年餘,出版的相關書刊已經比習近平外訪時宣稱他讀過的西方名着數量還多,包括《每一把傘》、《佔中,我識條鐵》、《情與義,金鐘村民的生活實踐》、《傘聚》、《雨傘運動的思考之旅》、《傘悔錄》、《雨傘女子說》、《雨傘政治四重奏》等。其實像《72511見証公民抗命》這類書刊也應在其列,這是2014年7月2日凌晨在中環遮打道靜坐而被逮捕的511人之回憶錄,這次「坐以待捕」是後來佔領行動的預演。  
    岑朗天君的論述能力很強,所著《傘悔錄》是很精釆的好書。他不止親身參加佔領行動,還帶同女兒一起去金鐘佔領區。他們在途中遇上一些反佔領人士在散播極度低智的言論,女兒「開始說一些奇怪的話,例如『倘若梁振英殺了你,我一定幫你報仇,但如果你突然變成反佔領,被佔領人士殺了,我只會引你為恥』。金鐘佔領區基本很對她的胃口,便說要構思在地藝術」。朗天極寵女兒,記得女兒出世不久,他寫文章說,將來誰要追走他這寶貝,先要和他以命相搏。看來,為了佔領,他願意父女兵出陣,極不容易了。 
    因為朗天的女兒,我在閱讀中特別注意佔領行動的女子。結果是深受感動:香港何幸,竟然在亂世湧現出這麼多勇敢的女性。 素識的朱國能教授來自台灣,他是反佔領反雨傘運動的,常以輕蔑態度說:「人家民進黨敢一百數十人臥軌抗爭,你們香港人敢嗎?」其實,事先張揚的一百數十人臥軌抗爭沒有真正危險,香港佔領行動面對的是瘋狂的、如狼似虎的警棍、帶釘的皮手套、辣椒噴霧、催淚彈和實彈射擊警告。血流披臉在所多有,幸而未出人命而已。被逮捕者在暗角受毆打、坐牢、列入黑名單,將來面臨怎樣的清算更不可測,代價相當沉重。然而在嚴酷打壓下,還有數以萬計的人在馬路上風餐露宿堅持了79天,其中更有不少女性,如果只是當時跑進佔領區看看,而不去接觸書中她們的訴說,是很難體會那一份義烈的。 
    港島龍和道爭持戰相當激烈,一位22歲被稱為「龍和道站在最前面的女生」說,她「害怕,看見面前有數不清的防暴警察時,能不害怕?唯有合上眼睛跟自己說不能退,退的話會後悔一世」。
    Carol是一位空姐,她表示如果被捕,會失去職業,但「就算沒了這份工,到不了大陸,也不會死人的,沒有甚麼大不了」,「我想,如果再要出去打,我是否會出去?我是會的,因為我不想學生們孤立無援,我會留守到最後一刻」。她更清晰地說:「我覺得如果這事發生在十年後,吃催淚彈的會是我女兒。作為媽媽,與其十年後擔心女兒是否有事,不如我現在就站出來,可以做多少就做多少,總好過十年後可能連站出來的機會也沒有。」 
    一位平面設計師由普通佔領者變成管理三百個帳篷的義工,她的腳跟被木卡板割傷,腳背腫了起來,數星期要拄杖走路,但從不因傷離開崗位,每天工作十八小時,直到清場。雖然她對政府不存任何期望,但她認為運動是一帖振奮人心的良藥。 
    佔領行動中,每個參加的女性都是香港的好女兒,每一位都是一首人生的壯歌。讀關於她們的文字,油然而生的遺憾,是自己沒有女兒。

1 則留言:

匿名 說...

"香港何幸,竟然在亂世湧現出這麼多勇敢的女性。" 百分百贊同, 佔中爆發之前, 相信沒有人會預料到有這麼多勇敢的香港女性, 願意為香港的民主普選而站在衝突的最前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