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1月15日星期日

蘇賡哲:加拿大好在哪裏

[2015-11-10]溫哥華星島      
    外地的朋友知道我是加拿大人時,往往用欽羨的語氣說:「加拿大福利好。」 
    其實,福利好不是加拿大的優點,甚至不是任何國家的優點。道理很簡單,羊毛出在羊身上,福利不是天空上掉下來的禮物,福利來自民眾的稅賦,只是有些人付出多,有些人付出少;欽羨福利好,大抵就有付出少享受多的想法,說白些就是佔了多付稅者便宜的意味。倒轉過來,付出多於享受的人必定不覺得福利好值得欽羨。 然則,加拿大有甚麼好處值得欽羨? 
    我想到答案的時候,是去年身在九龍彌敦道,看到一群全付武裝的警察戴上皮手套,手套的手背位置鑲有一組鋥亮的金屬釘,形狀像微形金字塔,又像宋朝面對金兵的平民所說「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的狼牙棒,不妨說那是「狼牙手套」。然後,他們就衝進登打士街口的雨傘運動佔領區,尋找雨傘下香港人的天靈蓋來打。狼牙手套之外,當然還有警棍、胡椒噴霧。 
    抵擋胡椒噴霧的雨傘很快被警棍打殘,人群後陸續有人遞上完好的傘子,空隙中出現一些血流披臉的男男女女,但他們繼續昂然挺立著,沒有人退縮。 不知甚麼原因,腦海中忽然浮現出安省秋天的雷灣(Thunder Bay)景色。香港導演趙良駿年輕時,去多倫多「附近」這個小城讀電影課程,從香港飛抵多倫多,向車站的人一問,才知道這「附近」,竟然要坐三十小時火車才可以抵達。 
    當時小城楓葉轉紅或黃,大小民居綠頂白牆,小橋幽徑,空氣滲著陣陣清涼。 然而趙良駿因為學校宿舍滿人了,沒有親友接應,必須孤身拖着沉重的行李在小城中租找房子安身,心情相當迷惘。  
    一直找到黃昏,他疲倦地在一條樹木蒼鬱、夾雜着藍綠啡白平房而又人跡渺然的小街停下來,坐在行李箱上歇息。 
    落日爍金,四周彷彿童話世界。這時,小房子窗後傳來人聲,有位老太太問他在找人嗎,趙良駿反問她有沒有房出租。老太太問清原由後說:「那你是一整天沒吃過東西了。」接着她開門招呼他入內,告訴他沒有房租,但先請他吃東西,然後會開車載他去找房子。 
    趙良駿覺得不僅景色,連人也愈來愈像童話世界了,這位自我介紹叫姬絲的婆婆,就像來打救他的神仙。他喝着牛奶,留意到婆婆近門口放著古木紡織機,垂著淡黃紗窗簾,傢具描金綉花,還有手縫布娃娃靠在沙發上,一切美如夢境。晚上十時才天黑的秋天,使婆婆有時間在他飽食後再上街租到一個單位。安頓下來後,婆婆叫他稍候,她離開半小時再回來,送給他一批碗碟和日用品,還有床單、被褥和枕頭。 
    午夜,趙良駿緊緊抱着枕頭,覺得疑真疑幻,不知道這是迷宮陷阱,還是美麗新天地。 
    記憶至此,現實的眼前一片腥風血雨,兇橫的警察,如狼似虎的江湖人物、臉容扭曲的藍絲帶,夾雜着「我要真普選」的嘶叫聲,在彌敦道兩旁大廈間迴響,很難叫人不熱淚盈眶。此際旺角險惡的人間煉獄,襯托出加拿大的美好。如此詩樣的、人情世態的美好,不只是趙良駿,你我都體會過,感動過,大家都知道,它不是迷宮陷阱,只是經歷的情境,可能各自略有不同而已。

3 則留言:

匿名 說...

善惡由心造,福人住福地,人傑則地靈。

匿名 說...

蟲多則地髒 , 可憐的亞洲東的大陸

匿名 說...

專制獨裁政權禍國殃民, 將神州美好大地化為人間煉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