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1月3日星期二

蘇賡哲: 奴隸的悲喜

9月23日多倫多明報      
    李登輝的親日言論,一直很具爭議性,最近也許感到壓力太大了,必須減減壓, 遂在「民主鬥陣」的演講會上說:台灣人數百年來,都是被外來政權所統治,不論日本人,或是國民黨政權,都是外來政權,「實在講,做日本人的奴隸,其實很悲哀」,「我深深體會到台灣人的悲哀,台灣人沒辦法努力走自己的路,開創自己的命運。」他似乎忘記了所說過的,二戰時台灣與日本同屬一國,台灣人當時「身為日本人,是為祖國而戰」,而不是奴隸為奴隸主作戰。
    自世上有殖民地以來,就有人視被殖民者為奴隸。有時是被殖民者自己的身分認定,有時是外人的標籤。照李登輝的邏輯思維,香港曾是英國殖民地,英殖時期的香港人當然也可以說是英國人的奴隸,不過香港人罕聞奴隸這說法,比較常見的是「二等公民」,一等當然是英國殖民者。 
    在香港,沒有聽見誰說「做英國人的奴隸很悲哀」。我只曾聽過不少香港人說,當他們偷越過中港邊境,踏上殖民地時,心中無比狂喜。即是說,他們沒有悲哀,而是慶幸自己可以做英國人的奴隸了。那些偷渡被中國邊防部隊捉回去的人,則是求為奴隸而不得。1997年以後,仍然有不少香港人認為港共政權是外來政權,香港只是換了殖民者。以前為做英國人奴隸而狂喜的人,他們有些下一代今日提出「歸英論」,在社會上形成「歸英派」,希望再次做英國人的奴隸。看來,做奴隸不一定就覺得悲哀,求為奴隸而不得才肯定是悲哀的。

6 則留言:

Elaine Ye 說...

lol...so sharp...this article...

匿名 說...

道理好簡單,做文明英國嘅二等公民,好過做野蠻中国嘅一等賤民。 莫講幾十年前中国人捨命偷渡黎香港嘅年代,就算今日,香港人集體喺境外遇上大事故(例如日本311海嘯),持BNO護照者有英國免費包機送返香港,持中国特區護照者,呵呵,自己執生啦。 中国政府多次以不行動證明,中国人命就係賤。

匿名 說...

今日香港出現嘅歸英派之中,有一部份亦唔係純粹歸英,而係以獨立為最終目標嘅先歸英後獨立派。

匿名 說...

做中國人 , 就要做個漢奸中國人 , 用外國護照 , 才會有運行的 , 冷眼旁觀一百年的中國歷史 , 十分清楚的結論。

匿名 說...

1949年共產黨佔領大陸,百萬計大陸人逃亡到香港,史稱「大逃亡潮」,香港政府為收容百萬計的大陸難民,因此建築大量的徙置區,廉租屋,如李鄭屋邨,石硤尾,蘇屋邨等等,他們是為逃避共產黨,並非為憎恨自己的民族。1997移民潮,也是為逃避共產黨,並非為憎恨自己的民族。何況英殖政府是承認雙重國籍的。有外國護照是漢奸港奸?這明顯是中國大陸的邏輯,這叫「妒有情樂」,妒忌而產生「怨毒」。鐵達尼郵輪沈沒,除了船主,船長,職員有責任留守外,乘客是無必要和鐵達尼共存亡的,有能力走的,早走了,無能力走的,唯有憎恨,妒忌上了救生艇的人。

匿名 說...

行為明明是漢奸 , 但死也不肯認 , 叫口是心非 , 這是中國人的特性 , 見怪不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