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1月4日星期三

蘇賡哲:倖存者的傷痛

9月24日多倫多明報      
    普利摩李維是意大利國寶級作家,猶太裔的他曾因抗暴被投進法西斯奧茲維辛集中營,後來獲救重出生天。 他說:集中營倖存者都會經歷難以克服的羞愧和創痛,其實倖存者可能沒有做過任何傷害受難者的事,他們覺得羞愧,「是因為自己取代了別人生還的機會,尤其是取代了比自己慷慨、體貼、有用、聰明,比自己更值得生還的人」。這是一個頗為深刻的心理學課題。 
    美國911慘案,官方數據顯示,殉職的消防員達343人。紐約41及288消防隊,危險化學品處理小組在救援中全部不幸喪生。倖存的消防員沙利文當時也盡了力,沒有對不起隊友。但十多年來,他絕口不提當日的災難,他一直被獨活的負罪感所折磨,雖然活著,但他深感愧疚,有時甚至覺得,他本來應該和隊友一起死去。後來,他用很多時間去陪伴那些殉職隊友的遺屬,以此作為「贖罪」。 
    我的朋友有至親多人在意外事故中遇難,他幸而得救。多年來一直活在這種倖存者的痛苦中。他說,最難受的是,他總是忍不住要去想像自己做錯了甚麼事,連累摯愛的人死去。這些想像是非理性的,一想便益增痛苦,當然也於事無補,只是自我懲罰。我看,這是本性比較良善的人一種創傷後遺症。奸惡的倖存者可能沒有此症。例如毛澤東在共產黨奪權運動中,不知有多少戰友死去,他這倖存者似乎沒有甚麼羞愧感。他只是說,黨內的好人死光了,剩下來的都是渣滓。這種自我貶抑,不算是「贖罪」吧。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每一次的革命總是汰優留劣, 將道德上優秀的人才淘汰, 留下手段卑劣的奸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