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3月27日星期日

蘇賡哲:失敗的革命

今年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台海兩岸都有隆重紀念活動。百年回顧,其實這是一次失敗了的革命,它所做到的只是結束了滿清封建帝制,國家權力並沒有轉移到中華大地的黎民手上。1949年前的「民」國和其後的「人民」共和國,當家作主的從皇族世襲變成另一種專制。革命革了一百年,還達不到它起碼的目標,當然就是失敗了的革命。
況且從推翻帝制來說,有英國和日本成功的虛君制作為榜樣,令人不免懷疑如果沒有辛亥暴力革命,讓滿清有足夠時間改行君主立憲制,百年來的國運也許不會更糟糕。
辛亥革命是暴力革命。在辛亥之前,同樣的革命已有多起,直到辛亥年才成功,原因在四川興起保路風潮,清廷召派各地軍隊入川鎮壓,使武昌軍力空虛,革命黨人有可乘之機。現在不少學者主張告別暴力革命,認為暴力革命只會產生暴力政權。一個革命者冒著殺身之險奪取政權後,很難不牢牢掌握權力而將它交給人民。
美國二百年前建國群賢做得到,辛亥革命後的掌權者很難做得到。辛亥革命的領袖孫中山顯然也沒有這種質疑暴力的識見。他個人可以不棧戀權位,但當革命後的政府和他的理想背道而馳時,他覺得遺憾的是自己沒有足夠的武力。我們今天肯定五四文化啟蒙運動對辛亥革命作為一種後加的補足,但當年孫中山對參加五四運動的學生張國燾等人說:「你們最大的成績也不過是集合幾萬人示威遊行、罷課、罷工、罷市幾天而已。如果我現在給你們五百枝槍,你們能找到五百個真正不怕死的學生托將起來、去打死北京的那些敗類,才算是真正革命。」
國人缺足夠精神素養建民主中國
辛亥革命沒有做的是文化啟蒙,革命雖然變了天,但國人沒有足夠精神素養去建立一個民主中國,五四運動原是對它的缺失作出補救。但孫中山不認為這是真正的革命,只有殺掉敗類才是真正革命。原因在於他覺得示威遊行是不能叫敗類放下權力的。
事實是辛亥革命的成功被轉化為敗類的成功,1913年的二次革命失敗,孫中山甚至成為民國時期的通緝犯,不得不流亡海外。他後來搞「中華革命黨」,黨章把黨員按入黨時間先後分為首義黨員、協助黨員、普通黨員。革命成功後則分別為元勳公民、有功公民、先進公民。元勳公民有參政和執政優先權,有功公民有選舉和被選權,先進公民只有選舉權。非黨員在革命時期不得有公民資格。
今日我們把公民社會和民主政治視為一體,孫中山則以革命名義剝奪了大部分百姓的公民權。用不平等不民主的方式能否建立民主政體當然大有疑問,但孫先生的現實是不這樣做他看不到有別的路可以走。
為甚麼中共推崇孫中山?很多人以為是要統戰國民黨殘餘力量。但我認為還有一個原因:19241月,他提出「現尚有一事可以為我們模範,即俄國完全以黨治國,比英、美、法之政黨,握權更進一步。我們現在尚無國可治,只可說以黨建國,待國建好,再去治它。」他主張「把黨放在國上」。因此,對中共來說,孫中山不只是「革命先行者」,又是「以黨治國的先行者」,怎可以不推崇。
孫中山的無奈和狼狽,不因為他的品格有問題,而是辛亥革命是注定要失敗的革命,辛亥的後遺症令他產生用相反手段達致三民主義的幻想,因為他對自己有信心,但歷史沒有機會給他,而把機會給了陸續不絕的敗類。
2011-02-22溫哥華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