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5月9日星期三

蘇賡哲:一張經典照片


    1968年的農曆除夕,越共突然在南越三十個城市發動總攻擊。二月一日,西貢馬路上,一名越共中尉被押去見全國警察總監阮玉鑾,負責押解的警察上前在阮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話,阮玉鑾聽罷隨即舉起手槍朝越共中尉頭部開了一槍,中尉倒斃。
當時,美聯社攝影記者艾迪亞當斯正在現場,他拍下剎那間的一槍,成為人們一看難忘的越戰經典照片,他因此獲得普利茲新聞獎
    這張照片在全球流傳,警察總監未經訊問當街槍決越共,被視為冷血殘忍和不人道。美國國內反戰勢力乘機炒作,嚴重影響了越戰前景。我認為美國在越南,是被包括美國記者在內的非共國家媒體打敗的,這張照片起了很大作用。
    阮玉鑾被所謂反越戰的人指為戰犯。1975年北越打下南越,阮玉鑾逃到加拿大來。加拿大政府拒絕收留他,他跑去美國得到庇護,在美國開一間小餡餅店維生。對令他聲名狼藉的那件槍殺案從不作解辯。2005年病終。
    內疚的人是攝影記者亞當斯。押解越共的警察在阮玉鑾耳邊說的話,顯然促使阮開槍。後來亞當斯才知道,那個越共中尉在被捕前剛殺死阮玉鑾最信任和友好的一位警察少校,再用匕首刺死少校的妻子和三個兒子,全家滅門。但越共中尉飽受同情,悲憤交集下殺死他的阮玉鑾則被視為千古罪人。
    完全沒有公道可言。那些所謂反越戰實是反美的人應和亞當斯同感內疚。
20120504明報

3 則留言:

Elaine Ran Ye 說...

That's why time/history will tell everything, not just one individual isolated event, right? Dr. Soo.

匿名 說...

知道這一內情的人,想必不多。
謝謝蘇博士。

懷鄉書訊 說...

何以這篇文章可以上熱門文章五大,我完全不明白。可以告訴我你找這舊文來看的原因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