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5月19日星期六

蘇賡哲:不忍


    很多香港九七移民是放棄優裕收入,或人上人的社會地位,來加拿大過平淡日子的。因此,不只一位朋友坦誠對我說過,他不希望香港好,香港好顯示他做了錯誤抉擇。像現在梁振英要以疑是共產黨人身分當特首,引致人心惶惶,他才覺得當年的放棄是明智之舉,心中有了欣慰。

    這不妨說也是一種人性之常吧。只是當我思考香港前景時,不會想起香港的好壞與地產商有什麼關係。我腦海中浮現的,常是這麼一群人:以前,三角碼頭附近有一個開設在橫門的舊書店,我每天都去那裏蒐購一些比較少見的珍本古籍。書店旁邊,一到傍晚,就有一位大嬸提著兩個鋅皮桶放在街邊。初時我看了以為是她從包伙食的南北行收集來的豬餿,後來發現幾名大漢每人給太嬸五毫錢,就從桶內撈東西出來吃,狼吞虎嚥,像餓了三世代。
    去多了,了解漸深。這些大漢都是碼頭搬米的苦力。他們披一條布在肩膀上,嘴巴咬一條登記搬運數目的竹籤,托起一袋米,從船上走一條狹窄的木橋,將米搬上岸。一袋米重一百公斤,自恃壯健的,還一次托起兩袋。那條長長的木橋,隨浪起伏,潮退時更陡斜,兩手空空的普通人都不敢走,但就是有人為那兩頓餿水的生計玩命。
    這只是香港草根一小群人。無數在社會底層掙扎求存的,都是我們的父老兄弟,太平盛世,他們擠出來的是牛奶,吃的只是草。如果香港再壞下去,連草也沒有,叫人怎忍心去「欣慰」自己的移民抉擇?
20120516明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