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0月24日星期三

蘇賡哲:釣魚台與「村八分」

1016日星島 
    釣魚台風雲又起後,很多中方評論都指斥日本右翼狼子野心,想侵佔中國領土 。這其實是很不近人情道理的說法。既然中方不分共產黨、國民黨都要保釣,何以日本就只有右翼才要佔領釣魚台?
   真實情況是,日本人不分左右翼,絕大多數都想佔有釣魚台,而且歷來如此。1972年3月8日,日本政府發表《關於尖閣列島領有權的統一見解》後,4月30日,日本共產黨在黨報《赤旗》發表他們和政府一致的「統一見解」:「近年對尖閣列島的海底石油問題爭論紛紜,台灣的蔣介石方面,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方面,先後提出尖閣列島的歸屬問題。本黨認為沖繩立法院33日通過的《尖閣列島為日本領土》之決議是適當的。此外,根據本黨進一步的調查結果,對尖閣列島是日本領土一節,更無懷疑。」
    稍早些,日本社會黨也在機關報《社會新報》上響應「統一見解」,宣稱釣魚台是日本的領土。
    日本共產黨和社會黨平日專和政府唱反調,但一接觸到釣魚台主權,就立刻和政府「統一見解」了。這是勢所必然,反映了集體民意所歸。在日本,脫離主流民意,堅持獨特立場,是非常困難的事,必須承受極大精神壓力。
    日本以村落為傳統社會組織的原型,江戶時代開始,作為日本社會規則基礎的村規逐漸被制度化。他們最具典型意義的村規叫「村八分」。這條村規專門用來懲罰嚴重損害集體利益,或嚴重違反村規的人。方式便是對受罰人絕交或孤立他。這是日本人心目中最難抵受的處分。江戶時代《御定書百條》規定,村落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或互助有十個方面,稱之為「十分」,它們是出生、成年、結婚、蓋房子、遇上火災、遇上水災、生病、殯葬、出行、法事。所謂「村八分」處罰,就是全體村民在八個方面和他絕交,只剩下兩分的交往,這兩分是殯葬和救火。不過也只是辦事,殯葬、救火完了,便絕交如故,即在在路上碰面,也不打招呼,形同陌路。而且還要忍受對方鄙夷的眼神。有些地方,神社也介入「村八分」,以神的名義制裁違規者。
    以村落為組織原型的社會,流動性很低。一個人被「村八分」,整個家族都連坐受罰,離開別人的協作很難生存,卻又不易遷移去別處另尋生路。所以「村八分」是很可怕的處罰。它的可畏可怖滲透進日本人的民族性中,便使每一個個人不得不隨眾行事,養成從眾的集體主義心理。
    當然,今天的日本己是現代化國家,但村落文化仍然支配著傳統國民性。如果大家都說釣魚台是日本領土,而你站出來反對,顯然就會被視為嚴重損害集體利益。國家法律管不到,但被眾人所棄的「村八分」恐懼還是存在於潛意識中。
    當然,特具勇氣的人還是有的。像井上清就是個例外。他在1972年2月,發表《尖閣列島等的歷史和歸屬問題》,指「歷史的唯一結論是必須立即無條件承認尖閣列島和赤尾嶼,都是中國的領土。」
    井上清之外,還有石田郁夫等百餘人呼籲,要日本人一起來阻止日帝侵略中國的釣魚台。當然他們是少數派。他們還呼籲日本人不要被民族主義支配而盲動,但看來更需要這種呼籲的是中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