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0月12日星期五

蘇賡哲:台灣版胭脂扣


720日明報
    李碧華寫《胭脂扣》時,不知道她的靈感是否來自台灣的陳素卿案。1950年一月十三日,台籍少女陳素卿和外省文化人張白帆熱戀,陳家父母以省籍差異強烈反對。張白帆未得己,另娶了一位電台的播音員。陳素卿絕望下自縊身亡。
警方在她身上找到致父母和張白帆的遺書,台灣大學校長傅斯年在報上讀到這兩封哀怨動人的遺書,感動莫名。他和好幾位教授聯名發表公開信頌揚陳素卿,譴責省籍歧見,主張把陳葬在台大校園,作為忠於愛情的典範。葬禮上,黨國要人雲集,張白帆雖然已是人夫,卻披麻戴孝作家屬謝禮。

    當時、《新生報》記者姚勇來對案件提出質疑:台灣剛光復,二十歲不到的陳素卿很難用中文寫得出這麼好的遺書,但遺書又將妹妹名字的「絹」誤寫成「娟」,
而且張白帆不論在任何場合,脖子上都有一條圍巾。後來,警方突然把那圍巾扯掉,發現他頸項有明顯勒痕。
    案情急轉直下,張白帆承認應陳素卿要求雙雙殉情,但他為自己打了活結,陳素卿則是打死結。遺書也是他代陳素卿寫的。傅斯年以為此案可以說明愛情不分省籍,結果令台灣人更覺得外省人靠不住。
    張白帆被法庭以謀殺罪判處死刑,後來改為徒刑七年半。他很老了,才以失聰失智死於贍老院。判決爭拗在繩結是誰打的,一是張為陳打死結,為自己打活結;另一是陳為兩人打了死結,張偷偷改自己的結為活結逃生。因為只有他們兩人在場,只能存疑。
    記者姚勇來十六年後被發現是共諜。但有人說是他破壞了省籍團結遭受政府報復。現實往往比小說更離奇。

照片:你不知道的台灣


爸爸!媽媽!
  我現在要和您們永遠告別了;但是,請您們不要傷心。您們把我養得這樣大了,我不能永遠在您們身邊服侍您們,這是我很大的不孝,所以我現在要走這條路,心裡也是十分的傷心。

  我現在無話可說了,說有什麼用呢?如果當時您們聽了三元的話,答允我和張先生結婚,我現在也不會走這條路了,但是現在說一千句、一萬句也沒有用了,叫我去嫁我所不愛的人,我是死也不肯的。我的愛情現在已經是絕望了,我再生活世間,有什麼意思呢?
我的心很痛,我沒有話說了,我只要求您們不要傷心,也不要去害張先生,張先生是很好的人,我到死的時候也是愛他,請您們千萬不要去害他,他不是亂來的人,他說有對不起我,我們的愛情到現在都十分清白,這一點我可以對得起您們,請您們千萬不要害他吧!
  我也要求你們以後不要再仇恨外省人,外省人有壞的,也有很多比本省人更好的,如果素娟妹妹將來也愛了像張先生這樣的外省人,請您們不要再阻止吧!最後敬祝您們健康。
          您們不孝的女兒 素卿 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