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0月28日星期日

蘇賡哲:悲涼說華叔


1015日明報
    大家都知道,一生沒有伴侶的司徒華先生,年輕時曾愛戀過黃少容老師。後來黃老師病逝,華叔眷戀著這段令他刻骨銘心、無法忘記的感情,選擇了終身不娶。他說:「曾經有過的感情,足以我溫暖一生。
    假如有人心裏愛著自己,自己心裏又愛著那個人,彼此有共同的理念,深深地傾慕、尊敬、愛護,便心有靈犀一點通,又何必一定要結合呢?這樣的感情不是更可貴嗎?」他一直到生命的終點,都不後悔自己為這段無花果式的愛情而獨身。

    其實,黃少容老師之外,華叔還有一個愛人,「她」就是中國共產黨。這兩段感情發生在華叔身上,它們的模式沒有分別。他愛上黃老師,自覺足以溫暖一生。雖然黃老師早就不在了,他仍始終不渝,感念到最後一息。中共是華叔更早的愛人:共產主義給了他對美好國家的憧憬,能夠獻身給一個沒有剝削、公平正義、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的理想社會,對青春期的少年,同樣刻骨銘心,願意為她奮鬥終生。
    黃少容老師比中共幸運,她沒有與華叔結合就去世,留給華叔一個完美無瑕的形象;如果中共在1949年十月一日前讓蔣介石消滅了,「她」很可能獲得同樣讓人惋惜感念的記憶。可是「她」不幸掌了權,才一步一步出乖露醜,以專制暴政面目獻世。很多人不理解,經歷了大躍進大飢荒,經歷了文革浩劫,華叔何以在這1984年仍以共產主義者自居。他們不明白,華叔耽迷不捨的,是與中共初戀的甜美感覺。他所自居的,是初戀情人這身分。他寫給許家屯婉拒入黨邀請的信,就是表示和黨「心有靈犀一點通,又何必一定要結合(入黨)」。

4 則留言:

C 說...

1989年以後,真正的共產主義者不會想入中國共產黨!

Jade 說...

身為朋友,蘇博士為司徒華護短,當知愚昧有殺人的功能,雖然司徒華作古,五區公投及政改通過,司徒華功過憑歷史學家論長短。

匿名 說...

華叔當然不會是聖人。但若論功過,比起某些只以別人一兩件過錯無限放大、剩機沾油水的政棍,相信還是要高上幾個層次的.

Elaine Ye 說...

從《陳雲文選》第一卷抄錄一段文字,托林風轉交許家屯:「依據黨內小黨外大的原則,大多數進步的中上層分子應該暫時只作黨外共產主義者而不必入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