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2月10日星期一

蘇賡哲:社會進步和退步

1130日見報
    大學相邀講話。由於不久前,台灣的應鳳凰和傅月庵被邀請赴港講寶島舊書店,我便一廂情願,以為對方要我講「五十年來香港舊書店」,還以為他們找對了人,遂一口答應。後來才知道要講的是「五十年代香港」。    對「80後」、「90」後的年青人來說,五十年代已經相當渺遠。我很希望他們知道,他們的父祖輩是怎樣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的。最好能通過一些實例看到社會的進步。
    我一位長輩中年懷了第二胎,不幸流產,很傷心地去廣華醫院求醫。由於貧窮,沒有能力給清潔大嬸紅包,大嬸直接當面給她難堪,冷嘲熱諷說:「有咁耐風流,就有咁耐折墮」。倘若大嬸父母昔年沒有她口中所謂風流,就不會有大嬸的刻薄了。今日,紅包文化已在公共機構絕跡,再有人口出惡言,必被嚴懲。
    另一個也是發生在五十年代的荒誕而真實的例子。吾友L君的父親是個積犯,最後一次被捕後,當局沒有要他坐牢,而是將他和另一些同類押上船,載去外海裊無人跡的荒島,像垃圾那樣棄之哉。唯一可笑的「人道措施」是留下一批麵包。L君之父從此人間蒸發。他告訴我此事時,我是不相信的,後來讀過一些記載,發現確屬事實。所以,柏楊他們被捉去火燒島,和L君之父比已好得多。畢竟,火燒島上有一座牢獄,管吃管住,不只有一袋麵包。
    社會在二三十年間大有進步,但進步不是必然的,也有相鄰近社會是退步的,例如從不拿紅包到非紅包沒路走。

1 則留言:

Jade 說...

大陸產婦有紅包但沒夠大,因而被助產士用封肛門來洩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