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2年12月29日星期六

蘇賡哲:民族間的誤解

1220日明報
       沈鑒治先生在日本工作時,曾多次遇上地震。有一次適值下班回到家居,開鐵門後忽然鐵門大聲震動,正是地震來襲。這時住在街對面的一位日本太太慌慌張張地逃出門,兩人目光相接,她連忙停步,一面恭恭敬敬鞠躬,一面很客氣地說:「地震了。」沈先生也立即恭敬地鞠躬,同時用日語附和說:「地震了。」    寒喧完畢,地震已經停止。兩人又互相鞠個躬,各自轉身入屋。沈先生想,如果地震激烈,大家這麼一番客氣,怎能逃生。有人說日本人多禮是虛偽的,但禮貌已經成為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並非虛偽。這種虛偽論,我覺得是中國人普遍對日本人的誤解,尤其是以「直腸直肚」為高尚品德的香港人為甚。日本人之禮貌比逃生重要,有多少中國人認同?
    我提起民族間的誤解,是因為一位讀友惠函談及張自忠將軍殉國後,殺害他的日軍予以禮葬,並列隊行軍禮向他的遺體致敬。讀友說這是日軍良心發現之故。我覺得讀友的看法「非常中國」,但不是日本人的心態。這些日本人如果再遇上「另一個張自忠」,同樣會衝上去殺死他。他們是向一個失敗英雄致敬,敬佩他的忠勇,至於張將軍效忠的是不是日本的敵國,與敬佩無關。這種「無關」的思想,中國人是沒有的。中國人要向一位英雄致敬,必須這英雄是自己人,向被自己殺死的敵人致敬,是喪失民族立場。一個日本將軍生前在戰場上愈忠勇,就是對中國人愈兇猛殘酷,為甚麼要向他致敬?

2 則留言:

懷鄉書訊 說...

受滿清所撰明史讚賞的孫承宗,算是一個特例嗎?

匿名 說...

日本地震乃年年月月都會發生的,不要大驚小怪,走出門外就像走火警一樣,在門口遇見鄰居說句火警鐘響啊,就這般簡單,如文中所述寒喧後入屋即小震,大震的話必走往空曠地方,去日本找本指引看看吧.日式鞠躬就像愛斯基麼人碰下鼻,佛教人士合十一樣,不要以中式眼光評許日式鞠躬,作品質層次提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