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7月3日星期三

蘇賡哲:男女沒有完全平等

6月25日多倫多明報 
    談起「鴨業」不振的原因,還有不少可以補充的餘緒。現代男女雖說平權,但「嫖權」仍是不平等,而且先天就不平等。如果雙方都沒有防護性病措施,嫖妓的避孕是女方做的;嫖鴨的避孕仍是女方做的。 擴大到社會層面,就更不平等了。一個被發現嫖跡的丈夫可以臉無愧色對妻子說,他始終是愛她的,只不過嫖了一次而已,而且往往被無可奈何的妻子接受;相對一個妻子被發現嫖跡而這樣說,大概極少丈夫願意吞忍。 
    王老五單身漢去嫖妓,在很多生活圈子中被視為「正常」,被視為「總應該讓他有出路」,甚至被認為是好事,因為「避免了良家婦女被強暴」。這絕非怪論,而是我親聆的「警句」。倒轉過來,絕對不會有誰去鼓勵單身婦女藉著嫖鴨得到出路。因為不會有良家男人曾為她們沒有出路而遭強暴。 
    粵諺說:「男追女,隔重山;女追男,隔層紗」。既然追求女性對男人來說是如此艱難的一回事,那麼繞開大山付一點錢得到滿足,是不難理解了。所以舊友史泰祖醫生在書中說:每七個男人就有一個曾經嫖妓。至於女性對一層紗之外的男人,顯然只要她有意思,隨時都可以手到拿來如探囊取物。若果社會上有這種普遍看法,則嫖鴨的婦女豈不等於是連探囊取物的能力都沒有,所以逼不得以,要付錢求解決。歷來鴨業顧客,多風塵女子和富家外室,原因就是她們得不到心儀的如意郎君。一個理想的男人,對其他女性如隔紗,但對她們來說同樣隔重山。

1 則留言:

天佑女皇 說...

經濟學老師曾說:「世界沒有真正的平等,例如對職員平等,

老闆賺十元,職員和老闆共產,表面大家是平等,

其實對於老闆要被分家產已經做成對他的不公平。

一方面講女權講平等,但辛苦的工作都留給男人做?」

牝雞司晨,有違天性,日月星辰,君臣父子,各司其職,

職業有分高下,人權無分貴賤,眾生生而平等,

佛性本無南北,五行生剋制化,男女各守本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