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19日星期五

蘇賡哲:意料中和意外

7月11日多倫多明報 
    陳振聰以偽造文書和行使偽造文書被重判。相信這是大部份人意料中的事。陪審團耗用了漫長時間爭論,最後還不是全數作有罪判決,可能因為法官在引導結案時要求他們,不要受長期以來社會言論影響。 其次是法官指出,今日的筆跡鑑定,仍未能做到絕對正確。 
    法官的引導顯然是基於這案件乃城中頭號熱門「八卦話題」,而且一面倒對陳振聰不利。一般來說,如果是窮家女搭上個富豪,也許輿論會完全不一樣。倘若窮家女是有夫之婦,更可能被渲染成一段絕世苦戀,不妨設想窮家女在被告席上幽幽地泣訴:「我不懂得甚麼偽造不偽造,我只要我的男人活過來,甚麼都可以不要。」那就肯定更可轟動一時,說不定陪審團也會受影響。 
    到底陳振聰是聰明還是笨?我想,本來是聰明的,但聰明給貪婪掩蓋,甚至是扼殺了。如果他得到那二十億財富後,品味不是庸俗到買飛機買遊艇,而是用點機心,將自己打扮成慈善家,天天忙於公益事業,日後公眾言論應該會對他有利些。不過他風水師的身分在這件事上是個原罪。即使不是風水師,而是小甜甜御用律師或醫生,也同樣是原罪,公眾會傾向於這種人利用自己的職業騙取富婆信任。之所以有此傾向,在於人們大多覺得女方除了富有外,欠缺吸引異性的魅力。 
    我相信小甜甜是愛陳振聰的。因此對她要將遺產用作公益覺得意外。就各種關於她的傳聞和認識她的朋友所述,她似乎不是會將遺產全部用在沒有感情的陌生人身上那類人。那類人在中國絕少見,西方還有一些,那是他們有宗教情懷。

6 則留言:

匿名 說...

愛是奉獻還是交易?

路過人 說...

傳聞小甜甜將財產用作公益並非她本人自願,而係礙於某種原因,是與當時纏擾著的官司有關,但人死已矣,也不必深究了;人乞祭餘驕妾婦,士甘焚死不封侯,賢愚千載知誰是,滿眼蓬蒿共一丘。

匿名 說...

陳振聰的對手不是龔家,是共產黨。睇唔通呢一點結果令自己身陷囹圄。

匿名 說...

Good point. The commies are after this vast amount of money! They have already expressed their views in this dispute, even before it goes to trial.

龍象般若 說...

陶傑、沈西城認為陳振聰的遺囑是真的,陳振聰無辜無錯。

個人也認為判刑十二年過重,一般案例是五年,被大眾懷疑

~是上面落的命令!大眾對陳振聰是偏見加妒忌,假如

小甜甜給你三十億,你會不要嗎?不是妒忌是甚麼?

陶傑、沈西城的講法較公正,而港台講東講西的一佛一耶

~講的輕易,我認為他們妒忌的居多,給你千億你會不要?

陶傑、沈西城認為法官用宗教的道德批判陳振聰不恰當,

法官如何證明小甜甜是被陳振聰欺騙?用香港人作陪審團,

陳振聰死定,三年來的傳媒輿論已經早有定論,公平做法

是找外國人、不知陳振聰事件的人作陪審團才有公平裁決,

傳聞小甜甜的牛油紙「王德輝遺囑」是假的,事實政府曾

~起訴小甜甜偽造王德輝遺囑,但峰迴路轉最後小甜甜~

無罪,傳聞小甜甜和共產黨達成協議不起訴她,她願將~

財產盡捐作慈善用途,以上傳聞說法未有真實證據。

路人甲 說...

該案恐不足為外人道也。此子聰明反被聰明誤,也不想想和誰争利?虎口搶食焉有不死?何物老嫗甜甜,自是心有不甜--偌大家檔,移作別家!此物絕非善類,怎會抱婦人之仁,愛心爆棚?如何擺置,將某某一軍,早有盤算。滿城「八卦」只是市井喜好,有心人也樂得搧得漫天煙霧,視野糢糊,為法官開道。「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嗚呼,啷鐺入獄徒呼恨,水月鏡花夢一場!不失是《拍案驚奇》現代版之某章一回也,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