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2月5日星期三

蘇賡哲:陶醉往往不美

1月29日多倫多明報 
    聽中學生朗誦文學作品,最難受是覺得矯揉造作、不真實。《紅樓夢》這部文學作品搬上舞台或拍成電影,我們看了可能很感動。 這是因為戲中人物的對話,雖然接近原著,卻已口語化了,和我們生活中說話無異。說書藝人講《水滸傳》故事,也用同樣方法處理對白。但朗誦卻是原封不動照念。照念也就算了,就當是有人念書給我聽亦無妨,可是朗誦者卻要加上感情,而且是誇張了的感情演繹,和戲劇、說書不同,這不是演技,只是做作。 
    戲劇或說書將對白生活化,朗誦卻連「之乎者也」、「的了麼嗎」都一字不易,用誇張的聲調念誦出來,聴了只覺其假。有時真是怕失儀,怕傷害朗誦者,直到必須忍住駭笑的地步。 
    當然,此中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朗誦者自己被文學作品感動了,他完全投入原著喜怒哀樂的感情,這樣又怎能說是只覺其假。 
    這令我想起在香港鬧巿行人專用區常見的一種景象:專用區有很多樂團演唱,一般來說水準不高,但音樂聲浪調校得很高,節拍可以說非常強勁。於是有些駐足聽歌的人受其感染,就站在那裡扭腰突臀、陶醉萬分,隨著節奏跳起舞來。他自己是樂在其中,但路過的我只覺噁心。事實上同樣的音樂,如果由郭富城在幻彩燈光照耀下來跳舞,旁邊再加上一群漂亮而苦練過的舞伴,是會有美感的,即使郭富城跳得來感情沒有街邊那些大叔投入。 
    曾經說過,人在陶醉中,尤其陷入失去自覺的強烈陶醉中,往往是不美的。

1 則留言:

龍象般若 說...

這係邯鄲學步,東施效頻的問題,而非陶不陶醉的問題!

多年前看過一部電影叫龍鳳茶樓,由莫少聰,陳雅倫主演,

十分討厭莫少聰,因他覺得自己很可愛,其實有自信係對的

,可惜他並不可愛,假如由周潤發飾演則有不同效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