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5月15日星期四

蘇賡哲:台港的法西斯

5月8日多倫多明報     
    台灣太陽花學運退場後,國民黨發動各縣市的青年工作總會,湊足五百多名青年,開了個「青年公民論壇」。 馬英九興奮莫名地參與座談,享受滿場高呼「馬總統加油!」的快感。在支持率跌到只剩百分之八、九的「寒風季節」,有人說馬英九找這些「青年軍」是為了相擁取暖,也有人說是吃政治偉哥,政論家南方朔則指出,這顯示國民黨自民初以來,就具有法西斯政黨特性,到它潰敗赴台,仍仿效意大利墨索里尼的法西斯主義做法,在各行各業、社會的每個角色,都成立了它的團體,只要一出問題,它的教授團體、學生團體、核能安全團體就會出來支持政府的「英明領導」。 
    這種做法不只在台灣如是,以前在香港亦如是。珠海書院畢業的吳仲賢和岑健勲、劉山青他們搞托派活動,就曾回校發動反校方把持學生會的靜坐示威,成為香港教育史上第一次的學生示威,導致多名學生被開除。校方的把持,也就是南方朔說的,國民黨的法西斯,只是當時吳仲賢還想不出法西斯這名堂而已。 
    今日香港的本土派,常被人罵為法西斯。本土派沒有權力,更沒有武力,連組織也沒有,怎稱得上法西斯。他們被罵歧視大陸人,即使是真的,也和法西斯風馬牛不相及。本土派反雙非孕婦去香港產子、反大陸人炒貴香港房屋、反大陸人瘋狂買奶粉、反大陸人在香港街道上便溺,這些都是特區政府也反對的,但用墨索里尼的理論來衡度,今日特區政府和法西斯還有一段距離。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左膠在道理上不能自圓其說 , 便誣衊別人是法西斯 , 種族歧視 , 就是這麼簡單 , 本土派沒有權力,更沒有武力,連組織也沒有,竟然被叫做希特拉 , 只能反映左膠歹毒 , 信的人冇腦 , 香港警察可拉人告人 , 有槍有炮 , 又唔見左膠夠膽稱禿鷹做希特拉

匿名 說...

所以香港那群左膠 , 根本就是大陸鬼派來的臥底 , 大陸左報的言論同他們很相似 , 立場又差不多 , 都是為了大陸人的利益 , 乜事都做得出

懷鄉書訊 說...

反蝗人士係未法西斯實可相榷,但沒有權力,沒有武力,連組織也沒有的馬列主義信徒仍是馬列主義信徒。香港政府的雙非、辣招、限奶都唔可以同反蝗人士相提並論,何況重要市民包容隨街便溺?將十三四億人口常掛口邊以壓制香港人福祉,我認為係有法西斯影子。

匿名 說...

>> 到它(國民黨)潰敗赴台

依史論史,國民黨潰敗赴台,歷史證明是救了當年台灣島上過百萬人的性命,免受中共各種政治鬥爭﹑政治運動所蹂躪。除了「二二八」﹑「白色恐佈」等 "國民黨政治受害人"外,台灣人對國民黨應該存有半點感激之心,才算是"有智慧"﹑"有良心"。

如果今天的台灣人對國民黨的"英明領導"(蘇
博士的說法)是基於擁護"法西斯",那麼今天台灣的「民主」便不是真民主。這是十分低估了今天台灣人的智慧。

無膽獅 說...

這叫「搶奪話語權」、「惡人先告狀」、「聲大夾惡」和「賊喊捉賊」!

匿名 說...

如果去上日本右翼的網頁,牠們會告訴你,蘇聯、北韓、中共如何殘酷對待人民,又如何處心積慮想要侵略別國,毀其文化;至於日本過去的侵略戰爭,要不是淡化否認;就是認為自己是帶領亞洲人趕走白人侵略者,其他被統治而受到『文明教化』的人應該心存感激。

雖然大日本帝國統治初期有點小小的磨擦與犧牲,但至少讓殖民地受到文明的洗禮,如果你有良心、有智慧就應當參拜靖國神社,而不是依『自虐史觀』稱殖民時期為法西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如果你認同以上日本右翼的思考模式,那台灣人還真該感謝國民黨的統治!

匿名 說...

靖國神社??左拉右扯,幾時至講到秦始皇?精神病。

匿名 說...

就係因為秦始皇有精神病以至有那歷史結局。

匿名 說...

法西斯也比中共强多了。

匿名 說...

蘇聯、北韓、中共殘酷對待人民 , 係屬於事實層次喎 , 與什麼史觀無關

匿名 說...

//.....反蝗人士係未法西斯實可相榷,但沒有權力,沒有武力,連組織也沒有的馬列主義信徒仍是馬列主義信徒。.....//

有沒有權力 , 是評論十分關鍵的地方 , 只有言論時 , 馬克斯主義信徒是馬克斯主義信徒 , 但掌握了權力時 , 馬克斯主義變成了馬列史主義 , 二者是不同的 , 列寧史大林掌握了權力 , 也順理成章掌握了馬克斯主義的解釋權

所以馬克斯主義不等於馬列史主義 , 也不等於馬列毛主義 , 如果香港的本土派有人做了律政司 , 教育局長 , 警務處長 , 有檢控異見 , 洗腦的現實權力時 , 懷疑是否法西斯 , 才有合理基礎

平機會的周一嶽 , 有實際權力制訂法律 , 而且牽涉的內容充滿爭議 , 他的法西斯潛能 , 在不同信仰的人士眼中 , 也不能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