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蘇賡哲:民初的小學教育

5月21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的國民教育政策在反洗腦運動中被遏制下來,不過當局「洗腦之心不死」,仍然轉變方式,以其它明喑不一的手法在學校中推行愛政權教育。 我偶然翻閱民初商務印書館的小學用《國文教科書》,對比香港特區的教育,真令人感慨叢生。 
    這本教科書在1924年初版,到1927年國民黨清黨時,已經印行了七十版,可知採用的學校很多。雖然是小學課本,但用的是比較淺白的文言。我常覺得,如果文言文學得好,對寫白話文是有幫助的。用這本教科書做標準,顯然今日的小學生語文水平是大不如前了。書中完全沒有要求學生愛國,沒有任何政治主張,它只希望學生做一個堂堂正正的好人。其實這才是教育的根本,試想如果全體國民都是堂堂正正的好人,國家怎會不強大,國民怎會被人視為蝗蟲來驅趕?相反,洗腦洗到人人一見國旗就流眼淚,一出國便惹人厭,有所愛也只是愛你口袋中的錢,這樣的國家民族在國際上有甚麼面子可言? 
    這本教科書不談甚麼主義,如果有,也只是人道主義。例如有一篇課文說,十八世紀以前,歐洲的監獄對待囚犯如牲畜,有「英女士懿律勃斯者,秉性仁慈,嘗以改良監獄為已任。其語人曰:『人性不相遠,囚亦人也,而率意荼毒之,則怨毒之餘,欲其悔過遷善也難矣。 」它不只是一味講人道,而是指出人道才可以消除囚犯怨毒,有利於他們改過。其它課文內容,大多旨在培養仁心仁德,甚至包括今日流行的環保觀念。這樣教出來的學生,優點豈只是語文程度。

1 則留言:

匿名 說...

「如果文言文學得好,對寫白話文是有幫助的。」

那麼,即是說白話文在文化上程度上是比文言文高級,簡直是本末倒置。

學好文言文,較易讀古書,閱「大學」學脩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不會將脩身變成Keep Fit,做個有道(道德)之人,才有能カ齊家、治國、平天下,且看英太子既無脩身故無齊家,他日怎能掛名治國,更莫說平天下了。揾個日本女子做老婆,齊家??

整天在論說獨立、統一、身份確認,皆是空談,只有文化聯系纔能真正讓大家凝聚於相同或不同的時空之中。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