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2月1日星期二

蘇賡哲:金庸與鄧麗君

10月16日多倫多明報      
    台北市政府舉辦「何日君再來:鄧麗君文物紀念展」,台北市市長柯文哲致詞時說:「鄧麗君是整個華人世界的文化精品,精品只會出現一次」。 他是鄧麗君歌迷,有此評語可以理解,不過他又說:「五十年以後,大概華人世界文化圈,金庸的武俠小說,跟鄧麗君的歌曲,應當可以保留得最久最流行,我想這預測應該是對的。」這預測我覺得不太可靠。當然,五十年後,我和柯市長都沒機會驗證了。 
    金庸小說在五十年後仍然流行,應沒有問題。像《三國演義》、《水滸傳》這些小說千百年也會流行。比較異類的是《紅樓夢》,這部小說研究者甚多,能蔚為「紅學」,推崇的說它是中國最好的小說。
    事實上《三國演義》和《水滸傳》並沒有「三學」或「水學」,然而我問過很多朋友,沒有一個從頭到尾讀過一遍《紅樓夢》。可是,很多人「通宵達旦讀金庸」。既然數百年後不少家庭都覺得應該「擺」一本《紅樓夢》,則五十年後讀更有吸引力的金庸是合理的推測吧。 
    但鄧麗君在五十年後還流行嗎?和小說同樣的類比是五十年前顧媚唱的「不了情」流行一時,但今日已被遺忘了。如果有人再唱,不免被目為「老土」,顧媚也已轉型成為名畫家。姚蘇蓉的歌聲何嘗不動人,五十年前多少歌迷聽得如痴如醉,去年她在金馬電影頒獎禮上獻唱,年輕人已不知道她是何許人。大抵唱歌有從流行淪為老土的過程,歷史小說、武俠小說沒有這過程。五十年後,鄧麗君幾首名曲可能 有當時的歌星重唱,而不是鄧本人的歌聲了。

1 則留言:

匿名 說...

我仍然屬那種”老土“歌迷,仍然系鄧麗君迷。近日再錄下一些極喜歡的鄧麗君、姚蘇蓉、姚莉等老牌舊歌,得閒欣賞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