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2月19日星期六

蘇賡哲:香港也有人情味

[2015-12-15]溫哥華星島     
    不少人說,台灣最美麗的風景是人。一個地方的人能夠得到這種讚美,真足以自豪了。
況且,台灣自然景觀本來就很美,而人的風景美竟然還在自然景觀之上,可見推崇之隆無以復加。然則台灣人美在哪裏?主要就是他們有人情味。人情味是甚麼,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答案,個人認為,人情味的基本是以善意待人,並且從善意發展出別人感受得到的同理同情心。 
    大陸作家陳破空說過:「遊覽台灣,常常會被台灣人的人情味所感動。台灣人心地善良、待人誠懇、為人厚道、簡樸平實重人情,與人相交,掏心掏肺」,「台灣的人情味,甚至讓西化的香港社會產生『哈台』情結,讚之為『全世界都喜歡的台灣』。」  
     年前訪問過台灣的大陸作家韓寒認為,大陸的生活環境是「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如此環境當然培養不出善意待人的人情味。台灣和香港幸而區隔在這種環境之外,成為韓寒欣羨的對象。 
    最近,幾位好朋友相約,要各自講出感受過的香港人情味,他們認為,香港人情味不比台灣差。 
    我首先想起的,是港英時代,建制的人情味。 
    以前家在九龍城,居所是典型的「唐樓」。有一次收到水費單,赫然高達一萬多港元,在一個基層月入只有兩百多元的年代,如此水費單自可一笑置之,心想原來水務局也會搞錯小數點。當我要求水務局改正時,他們着我暫不必繳交,等查核後才說。不料查核結果是沒有抄錯水錶,而是吾家埋藏在地面下的水管斷裂,自來水不分晝夜流入溝渠,而且已有一段時日。
    這一來真令人驚呆。自來水過了我家水錶,法理上就是吾家的責任,但這責任實在不是寒素家庭的能力所負得起。沒有辦法下,只好跑去兩局議員辦事處求助。結果是,殖民地官府也有人情味,豁免那筆龐大的水費,只照正常水平繳納。  
    接着仍是建制的人情味。日本赤軍威脅大熾時,我從香港飛往日本福岡,在香港海關仔細搜身後,遺留下裝着一大筆現金的荷包在安檢櫃台,人卻去了日本。一文不名身在異鄉當然非常狼狽。機上的空姐得知情況,替我打長途電話到香港機場,原來關員撿到荷包,發現一疊我的名片,已致電我的親人,把荷包歸還了。這當然也是人情味的體現,如果公事公辦,交給駐機場警察已符合程序;但他們考慮及旅人可能急需這筆錢,從而主動酌情處理。
    在殖民地公務員的人情味之外,還應該提及那位平民空姐。她慷慨地給了我一些日圓,足夠坐車去酒店,還夠吃一兩頓飯,直至接到香港匯款。濟人於急的人情,數十年後,仍銘感不忘。 
    普羅香港人同樣有人情味。深夜在街頭推木頭車賣小食,可以說是草根階層了,有一晚,我在旺角亞皆老街向小販買「碗仔趐」和一些點心,不料轉身走了一段路,竟失手掉在路旁溝渠蓋上。無奈只好回頭再買一次。小販見狀,竟然瀟灑地一笑說:「入我數」,無論如何不肯再收一次錢。 
    熟悉的香港移民之間,人情味當然更不勝述說。書店經營到晚期,入不敷支,朋友來相助當義工固應一提。數年前遭遇巨變,精神打擊極大,也幸而有很多朋友來探望,去了外省的,還囑託在多市友人每天煮一壺「老火湯」來慰問。總之,香港人的人情味並不下於台灣,沒有人情味,就不會有佔領行動那麼多感人的事跡。

1 則留言:

david tam 說...

在加拿大快餐店, 付錢後倒了咖啡, 掉了漢堡飽, 向店員説一聲後, 立刻免費補回, 並報以微笑是常有的事;估不到香港街頭也有此人情味。小弟離港廾多年, 上月首次回港, 發覺"香港人", 尤其是年輕一代, 表現比八,九十年代時的人更有爱心, 更懂得社會道德。例如坐公共交通, 十次有四五次都見到有人自動讓位给老弱或需帮忙人士。任何要排隊或乖自動扶梯, 都非常守規舉, 服務行業員工也礼禮貌欣勤。十多天的經歴, 結論是香港人只要堅持自已的核心價值, 定能永遠保持國際城市的地位, 不可能被邊緣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