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5年12月31日星期四

蘇賡哲:遠交近攻是上策

12月4日多倫多明報      
    對美國來說,加拿大可有可無;對加拿大而言,美國這國家怎樣說總是有好過無。 可是不知何故,我很多加拿大朋友仇恨美國,仇恨到咬牙切齒地步。有一位極端仇美的民運人士和我爭論,差點被他踢落車。這種西方自由左派而仇美的人,在香港多稱之為「左膠」,加拿大似乎尚未有此叫法。 
    「左膠」之外,還有一個人為仇美付出性命,他叫賓拉登。拉登因為仇美,和伊斯蘭國分出高下。 
    中國古代的戰略智慧是「遠交近攻」,拉登則倒行逆施為「遠攻近交」,近結阿富汗、巴基斯坦,遠攻美國,焉能不敗。以色列復國,符合了古中國智慧。他們在近處力抗四鄰的阿拉伯諸國,遠結美國,所以成功。伊斯蘭國有意模仿成功者,拒絕拉登的拉攏,獨自就近攻佔敘利亞、伊拉克,建立烏托邦式哈里發國家初級規模,這是成功處,所以他們的士兵在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可以昂然答:「基地組織只是個軍事團伙,我們是個國家」。但是他們沒有學到以色列的遠交,而是在遠方的國家屠殺無辜,進行恐怖襲擊,將自己變成文明世界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這除了他們的暴虐本質外,也因為他們欠缺一項遠交本錢:以色列在發達國家分布著很多具備實力的社會精英,對猶太復國事業作出支援,伊斯蘭國在這方面難以比擬,況且他們即使同樣是回教徒,還要視什葉派為敵。 
    伊斯蘭國只能做到「遠近都攻」,和以色列差一大截,很難成功。

1 則留言:

匿名 說...

伊斯蘭國的暴力本質太赤裸裸, 命不長久, 上策是學共產黨採用糖衣包裹毒藥, 待勢力鞏固後才剝掉外衣, 以槍桿子及恐怖主義對付內外反對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