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為多倫多前懷鄉書房義工所設,主要轉載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6年1月6日星期三

蘇賡哲:不學新加坡學北韓

[2016-01-05]溫哥華星島      
    香港以出版和售賣中共禁書知名的「銅鑼灣書店」,先後五位股東和職員「被失蹤」,最後一位是李波,他的夫人舒非(蔡嘉蘋),我在移居加國前,因為同是作家聯會成員,所以是認識的, 不過已二十多年沒聯繫了,記憶中是很真誠而又聰慧的才女。這次事件諒必造成她極大壓力,她終於決定報警,把事情捅出去,這其實是非常艱難的決定。希望她能逢凶化吉,丈夫早日平安回家。
    香港一名建制派的女立法會議員評論這件事說:習近平不會用綁架這麼「低莊」,她提議先找事主有沒有走私漏稅攜帶違禁品等罪行。 不經出入境關口而出現在深圳「協助調查」,還「坦白從輕」,不是綁架,難道是事主偷渡北上去投案?習近平當然不會親自動手去綁架,但作為最高領導人,全國手下所作所為當然由他負最後責任。
    事件發生後,很多人說,毛澤東、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不做的事,終於由習近平做出來了。
    至於說,先查看事主有沒有走私漏稅攜帶違禁品,則顯示女議員對這類案件「很有心得」。以前,已經有出版禁書的人以這種罪名被判重刑了。不過,這件事的震撼性,不是書店五人是否犯了甚麼罪,而是像李波這樣,即使在香港殺人放火兼打劫銀行,也只應該由香港警方來執法。就是這麼簡單的一回事,不要轉移焦點。
    其實,北京《環球時報》指明,銅鑼灣書店出版和銷售與內地有關的政治書,「當中很多都包含惡意編造內容,嚴重侵犯『名譽權』」。這就不是走私漏稅或攜帶違禁品了。
    上述這位在大學法學院擔任副教授的女議員對此有解釋。她說:如有關書籍涉誹謗,以香港法律方式,中央領導可在港申請禁制令。但中央一般不會申請禁制令,「免得抬舉你」。
    現在,把人綁架去,鬧得舉世皆知,豈不是更大的抬舉。中央領導從鄧小平開始,對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均心存欣賞讚美。李光耀常被人作文字攻擊,他沒有把對手「失蹤」,而是交由法庭解決,他不認為這是抬舉對手。
    北京領導人不肯接受新加坡模式,恐怕也不是不願抬舉李波他們,而是香港的法庭不能禁止旁聽、不能組織自己人佔據旁聽席。更加沒有勝訴的把握。
    把人綁架走,不是新加坡模式,而是北韓模式。中國領導人在政治上常推重北韓,提出向北韓學習。他們的港澳工作負責人,就是金日成綜合大學高材生。
    北韓在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到訪時,由金正日向對方坦承,他們把包括奧土佑木子在內的十三名日本人綁架到北韓。其中只有五人仍在生。而在七八十年代,日本方面估計,有五十到六十名日本人被北韓綁架,還有日本在歐洲的留學生也被北韓綁架。從被綁架日本人各有不同的身分看,北韓的綁架有點近乎粵語的「無厘頭」,遠不如綁架李波們之有強烈針對性。
    幻想力比較強的朋友說:可能李波他們根本被挾持在香港某中共的機關團體內,而沒有被帶進大陸去。從深圳打給舒非的電話,也是用深圳手機從香港打出的,目的在故布疑陣,將來釋放了李波們,就沒有跨境執法問題。
    這位朋友忘記了,香港是有非法禁錮罪名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