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1年6月16日星期四

蘇賡哲:特首寶座爭奪戰

自從吳康民推出他設計的下一屆香港特區政府執政「鐵三角」,范徐麗泰、唐英年、梁振英這三位「疑似」特首候選人,就成為港人特首競猜遊戲三大熱門。葉劉淑儀和被左翼陣營稱為「政經全才」的馮國經之流,只好屈居黑馬位置。
世事難料,范徐麗泰這位「香港江青」、「范婦人」經過一番努力,居然以「民望最高」獲得競逐特首的最大本錢。當然,所謂范太的支持率最高,可以解釋為「目前特首這種產生方式」下,香港人無可奈何挑一個「比較不那麼爛」的橙子。但這現象起碼顯示,人們已經淡忘或不再介意以前她那些違悖民意的言論。

范太還算是通過長期歷練,在立法局主席任上痛切下過改變形象的苦功。另一位「可能候選人」葉劉淑儀更「神奇」,2003年擬為廿三條立法硬銷失敗後,去美國短期進修,回港發表一些似通不通的「民主心得」,居然就令很多人覺得她脫胎換骨,不再是惡形惡相的「掃把頭」。一般民眾何以對葉劉改觀,無疑可以寫一篇政治化妝師必讀的大文章,個人所見的例子是,我在加拿大的好朋友、各種形象都很出色的史泰祖醫生,一向為極堅定的民主派,回香港執業之後,卻成為葉劉淑儀最重要副手。
可知政治人物要改變民眾評價,在香港並不是太困難的事。此所以三大「疑似候選人」中,最進取的梁振英,一年多以來變身為「泛民總舵主」,下死力爭取民意支持,要和范太這種潛在對手一較高下。中共作為一黨專政政治體制,本來不必重視香港民意,但有50萬人上街示威前車之鑑,在不願香港「添煩添亂」的「維穩至上」策略下,誰能令不聽話的港人安坐家中,當然可以得分

不過,梁振英的爭取民意支持,只是體現中共「軟的一手」;軟硬雙手都要準備的中央,肯定要用《國家安全法》來充當港人緊箍咒,箝制港人的「異見異動」,亦即希望下一任的特首能「順風順水」搞好董建華失手、曾蔭權不敢沾手的廿三條立法。
身為中國人大常委、希望在71日回歸紀念日得到中央來港代表「祝福、加持」的范徐麗泰,對這點自心領神會,知道這是下一任特首的「必修課」,因而拋出「廿三條並非洪水猛獸」的「試溫言論」。
對民主國家來說,國家安全法非但不是洪水猛獸,而且是應有法律。它在香港受到強烈反對,招致董建華管治班子潰散,皆因它其實不是國家的安全法,而是「政權安全法」。它要保障的不是中國這國家,而是中共這已經專政六十多年,還要繼續專政下去的政權。
香港人覺得,今日中國已經不是被列強欺凌、有瓜分危機的中國,但中共卻是一個經常以言入顛覆罪,是一個認為「不利統治者的資訊等於國家機密」的政權。自上次廿三條立法失敗以來,中央政府在這方面給港人的印象應該說是更趨負面。劉曉波、艾未未和一眾維權者被打壓;貪腐加劇;房地產泡沬化;偽、毒食物及商品層出不窮而中央束手無策,只能大開歷史倒車,「唱紅」以還毛澤東之魂。這一切現象落在港人眼中,難免對廿三條立法更增疑懼。
人們對范徐麗泰印象改善,並不等於對廿三條疑懼麻木。范太尊翁徐大統,生前是國民政府時代幫會魁首杜月笙的合作者,對中共有深刻認識,才會在1949年舉家逃港,他的女兒可以晉身為人大常委,這是異數,更多逃港者及其後裔卻有不信任中共的DNA,願意接手立法燙手山芋的候選人,不可不認真考慮這一特殊港情
2011-05-31星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