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2月14日星期四

蘇賡哲:可行的建議

24日明報
    在爭取民主進程的策略上,必須考慮已方可以做到甚麼;再考慮對方有甚麼牌可打。反廿三條時期的香港,數十萬人上街;反洗腦教育,萬千人長時間聚集政總,都是迫使建制屈服的成功範例。
    可見民意可用,關鍵在於使大家知道,如果有一兩萬人長期堵塞在中環街頭,要求立即雙普選,建制可打的牌不多,贏面相當大,因而參加人數會比較踴躍。如果贏了這一仗,建制成為看守政府,維持到普選出特首和立法局。有了民主政制,以後就不必再搞五區公投、不必再反廿三條、反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反洗腦了。可以說是畢其功於一役。所以值得去做。
    建制方面可打的牌不多。警方不可能將數以萬計的示威者抬走。即使能,被抬走了,也可以再回去。照形勢看,建制可能發動他們的支持者搞群眾鬥群眾。但歷來能動員的人不多,即使有一兩萬人,只要示威者堅守打不還手,他們就無法可施了。至於對罵則無妨,鬧得沸沸揚揚更好。
    六四之所以悲劇收場,是示威者害怕撤退回家會遭受秋後算賬,街頭民眾又料不到政府會開槍。香港尚未是警察地區,秋後算賬可能性比較低,而且贏面大,贏了更算不了賬。堅持到對方出動軍隊,便四散回家。等軍隊回營,又捲土重來。在街頭喊幾聲法西斯,作用不大為此送命更不值得。
    香港大學法律系戴耀廷教授這個建議值得港人考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