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2月16日星期六

蘇賡哲:從「城邦論」到「遺民論」

照片:陽光時務周刊
[2013-02-12]星島
    陳雲教授的《香港城邦論》獲得去年「香港書獎」。這本著作的重要性遠超過獎項。一直以來,香港政論左右對立,左方無非把「天朝八股」在香港複製一遍,「代中央立言」;右翼自由陣營從1950年代美元文化到「六四」後支援大陸民運,從司馬長風、許冠三、徐復觀以至余英時、司徒華,都是立論於「中原視野」,用中國人中國本位來看問題。直到《香港城邦論》面世,才出現香港本位、香港優先、香港第一,並呼籲香港人忘記中國的系統論述。
    比起司馬長風他們,陳雲對中共的專制統治更加深惡痛絕。司馬長風他們耗盡心力,著眼於如何救國,陳雲則認為除非聖王在位奇跡出現,中國大陸已無可療治。因此,香港人不要再追求大陸民主化令香港跟著民主化,大陸人民被中共毒化了六十多年,已經不再是港人想像中的善良同胞,大陸急速民主化,可能對香港更不利。
    香港是東方專制主義沙漠中的歐式綠洲,是一個有百年歷史、具備典章文明、融合中西文化,享有各種自治權的城邦,港人應該認識本身城邦的歷史、肯定自治傳統,以自治意識和北京周旋,劃定大陸和香港的權力疆界,不要介入大陸內部事務,以換取井水河水互不侵犯的公平性,以此保障一國兩制,維持與大陸互利關係。
    陳雲這種思想,有一個因應時勢的蛻變、發展過程。他在德國留學時,是當地支援大陸民運組織的負責人。回港工作,深刻感受到香港人與中國大陸的深層次割裂。這種割裂,已經不是反不反共的問題,港人的離心離德,已經不是對待北京政權的心理狀態,而是和大陸人民的分裂。一方面,中共面對香港人的離心離德,連龍獅旗都打了出來,就加強對《基本法》剩餘權力的侵奪、對香港內部事務的干預,另一方面,大陸客以雙非嬰生產侵犯香港公共服務資源;超大量購買奶粉引起恐慌;在商場、地鐵公然大小便;在不同場合打尖插隊、叫囂、噴煙、吐痰扔垃圾,這些都不是政府行為,而是平民在香港出醜,使港人產生羞與為伍,視陸客為蝗蟲的排斥心。因此,《香港城邦論》應時而出,被很多港人奉為指路明燈、公共經典。
    在這形勢下,陳雲再推出《香港遺民論》。照他的計劃,這是《香港城邦論》的續篇,未來還會寫作邦聯論,形成香港前途論述的三部曲。
    《香港遺民論》和當前台獨論述大不一樣。後者致力於台灣人和中國人的區分,陳雲則指出,很多大陸人其實不是中國人,他們沒有資格自稱中國人,他們是中共殖民統治下的蠻夷,這些蠻夷竊據中國人的稱呼,並以此壓迫香港人、奴役香港人的精神、侵奪香港人的利益。香港人用正體漢字、講漢音粵語、敬拜祖先,才是最後留守華夏文化的真正中國人。遺民之遺,就是華夏文化之遺。香港遺民,才是真正中國人。但中國已亡於蠻夷,所以香港人目前應放棄中國人名號,暫停做中國人,只做香港人。他說自己是一名儒生,並以儒家遺民論喻微子是台灣、箕子是香港,周朝則是中華邦聯。    箕子用智力與暴政博奕,明哲保身,等待天下歸正,可將仁義王政重新發揚。香港人要學習箕子的做法,但不是等待周朝出現,而是等待中華邦聯制。
    陳雲在《香港遺民論》中已預告邦聯論內容。他主張大陸、台灣、香港、澳門結為邦聯,並用準成員、預備成員的方式敦睦日本、韓國、新加坡。當然對很多讀者來說,這是迂遠不可及的事了。

2 則留言:

匿名 說...

當最高領導人肯定黨大過國的時候,國家遂成黨產,XX國只是土地產業名稱,所謂國家卻無軍隊只有聽命於黨的軍隊。住在什麼地方就稱作什麼人吧,以此刻暫論,15年後海外移民潮勢將重來。

匿名 說...

《香港城邦論》是為香港人在軟力量的層面劃下疆域, 司徒華, 余英時 那一輩的人, 香港的觀念是模糊不清的, 「香港人」只是一種「抽空了的中國人」的過渡狀態

可憐的是, 這種「抽空了的中國人」, 在台灣人, 大陸人眼中, 根本不當成同類, 只是一些殖民歷史下產生的奴民, 被標籤成有原罪

香港人在軟力量的國度建立了自已的身份, 才可以自已述說自已的故事, 有香港觀點的香港史, 擺脫大中國意識統治者所給予的原罪, 猶太人靠宗教的力量維繫身份, 在漫長的歷史中等待時機, 道理如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