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2月20日星期三

蘇賡哲:葛紅兵啟示錄

葛紅兵
28日明報
    一直以來,香港不少民主派認為在民主政制下,香港和大陸可以合為一體,屆時就不再需要一國兩制了。這種想法已受到挑戰。我想舉葛紅兵為例說明即使大陸民主化,香港和它融合,也會是一場災難。    葛紅兵是上海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2007612日,他發表《中國應停止宣仇式反日宣傳》。文章內容指出,中國各地的二戰紀念宣傳是宣揚仇恨日本,令年輕人渴望來一場「正義」的復仇戰爭,變得好戰殘暴,覺得要強大到在未來戰爭中殺盡敵人,並且以仇恨為榮。他認為「反覆要求一個罪人道歉、用羞辱他們的方式去教育罪人,是不正確的」,中國應學南亞如新加坡、泰國等,和日本好好相處。
    文章發表後,互聯網上立即湧現鋪天蓋地的「狗漢奸、民族敗類、豬狗不如、混蛋、人渣」咒罵。葛紅兵數天內收到七百封謾罵信。還有人公開葛教授家庭地址和電話,叫大家去「罵死這個民族敗類」。
    另有人去電學校和系領導,要求開除葛。直接付諸行動的二十多人闖進大學靜坐。上海法院被人要求以漢奸罪起訴葛紅兵。
    最後葛紅兵只好道歉,帶著家裡人逃去酒店住了半個月,再表示撤消那篇文章。
    這件事和民主或專制無關,但顯示出數十年來,很多中國人給中共餵毒奶,中毒成了本性,即使中共消亡了,專制政權受清算,一人一票選出執政者,毒性依然存在。香港人和這些群眾融合,隨時會像葛紅兵那樣招來羞辱,最後只能屈服。

2 則留言:

匿名 說...

葛教授取名「紅兵」(「紅衛兵」的簡稱),
透露出一點信息:
他出生於文化革命初期,紅衛兵運動興起之時;
為他取名的父輩(或祖父輩),當時未受紅衛兵的衝擊乃至迫害;
而且,他的長輩當時認為紅衛兵所作所為是正確的,對紅衛兵有欽敬之情;
因此,並寄望這個嬰兒以紅衛兵為人生楷模。
在中國大陸,出生於那個時期的人,不少人取名「文革」(例如國際報業鉅子默多克的第四個妻子鄧文迪,洋文名Wendy,原名鄧文革)、「衛東」(捍衛毛澤東)、「衛紅」(女子名,取意類似衛東,也可意為保衛紅色政權);至於「紅衛」(紅衛兵)、「永忠」、「永紅」等等,其義自見,無須解釋了。
有人後來遭受衝擊、迫害,或者經歷文革後認清了真相實情,以此類名字為恥,悄悄改了名(例如上述的鄧文迪)。

匿名 說...

當年的父母為孩童改革命名字反映了文化的貧乏,人們每日聽到和發言的不外那些詞彙,也以為時髦。

今天大陸人的"時髦"(用毛澤東語言):有著文革的鉻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