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6月18日星期二

蘇賡哲:苛待釋俘的國情

6月10日明報(多倫多) 
    麥凱恩在越戰時當了俘虜,回國後被視為英雄,在政壇扶搖直上,最後代表共和黨與奥巴馬競逐總統大位。 中國人看待被釋戰俘,一直視為可恥的人加以羞辱,疑神疑鬼,覺得沒有「壯烈成仁」便是投降當了敵方奸細,種種對獲釋同袍的歧視壓迫層出不窮,其中以抗美援朝的志願軍釋俘,被自己人迫害的規模最大,也最慘烈。有人解釋這種現象,說是志願軍大多是國共內戰時,從國軍那邊投降或被俘的,政治上不可靠,所以中共哄迫他們去朝鮮戰場送死,死不去當了俘虜回來,加以壓迫是意料中事。 
    不過這說法是經不起考驗的。中越十年邊境戰爭,一般兵士都是在中共建政後出生長大的,和國民黨沒有關係,但如果他們當了俘虜又被釋放回中國,待遇一樣是可悲的。中越在邊境交換俘虜時,因為各國記者雲集,表面上做得很好看,例如掛出動人的標語:「熱烈歡迎同志們回到祖國的懷抱」、「向回歸的同志們致以親切的慰問」,弄得場面相當溫情感人,被釋俘虜知道中共的厲害,紛紛脫掉越方提供的衣服扔到地上踐踏,或揉成一團擲回越方,還高呼打倒黎筍集團、祖國萬歲。但這樣表態無補於接踵而來的迫害。一個無法突圍,力竭被俘的連長會被判刑十年,不少人被開除軍籍、黨籍、幹籍。軍醫巫遠新被叫去「回國戰俘隊學習班」接受洗腦,清除越方可能留給他的「遺毒」,再遣送回鄉當農民。回到家鄉,還長期受鄉親另眼相看、被地方共幹沒完沒了「再教育」,四十多歲便抑鬱死去。 
    比抗美援朝釋俘好些的是越戰釋俘有些做點小生意,生活還可以。

2 則留言:

匿名 說...

中國人從來最強最狠的就是内鬥。

平庸之惡 說...

評論員何清漣說到了:

“獨裁之罪”與“平庸之惡”相互為用,中共的黑暗統治能夠延續至今,中國的環境污染如此嚴重,與中國人不肯面對的“平庸之惡”均有莫大關係。

(何清漣:中國"硬幣"的兩面:獨裁之罪與平庸之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