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4日星期二

蘇賡哲:林肯與捷古華拉

5月27日明報(多倫多)
    雖然林肯總統對黑奴說,他們的自由是上帝賜給的。事實則是,黑奴的解放是犧牲數以十萬計的士兵生命換得的。我相信上帝不會作此交換,只有愚蠢的人類才會這樣做,而且將自己的愚蠢推給上帝。
    上帝不會以一些人的生存權,去換取另一些人的自主權。 
    有人說,自主權和生存權互為表裡,沒有那一樣更重要的問題。我覺得這可以分為兩個議題。一個是自主權和生存權對同一個人來說,哪一樣比較重要。我認為生存權比自主權重要。即是說我寧可沒有自主權,也不會放棄生存權。寧可做奴隸,不會自尋短見,不會說沒自由寧願死。我會苟且偷生,盼望和爭取自主權。另一個議題是,自主 權和生存權分別屬於兩個人,那當然不可以用一個人的生存權去交換另一個人的自主權。正如大家都非常敬重劉曉波,他坐了牢,失去自主權,但若有人拚死去劫獄,救他出了國境,劫獄的有人付出生命代價,我想劉曉波必定反對這樣做,寧可繼續坐牢。 
    最不公平的是,用偉大的幌子,要人獻出生存權、要人冒死去解放別人的人,自己往往安然坐在大後方的辦公室中,事情成功了,榮譽歸於他,失去生存權的只得到一座紀念碑,有時連紀念碑也沒有。 
    捷古華拉幾乎是唯一的例外。他領導古巴革命成功了,晉身為國家三大領導人之一,可以坐在大後方的辦公室中叫人獻出生存權去「解放」另一些人,但他親身上遊擊戰場,獻出的是自己的生存權。他的共產主義新人論以為人可以消滅私念,這很蠢,但也反照出那些坐在大後方辦公室的人何等自私。

3 則留言:

匿名 說...

中國大陸專制下的人身 - 思想奴隸們, 應否一百年又一百年 "求生" 下去 ?

匿名 說...

他們自己會選擇。據中共解釋,當年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來領導國家的。

John Lee 說...

假設用幾十萬人生存權換取極權政權,讓十多傹人獲得永久民主大治,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