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8日星期六

蘇賡哲:港支聯脫離民情

[2013-06-04]星島
   二十四周年的「六四」悼念活動,因香港支聯會提出「愛國愛民,香港精神」作為維園燭光晚會口號,被本土派、城邦派杯葛圍攻而演變為民主派內訌事件。
當然本土派及城邦派一早認定對方只是「偽民主派」,因此民主派內訌之說不成立。
      這個事件不是今年才突然爆發的。它的能量積聚有兩大途徑。其一起自司徒華在五區公投轉?,導致公投激進力量主流開始和華叔參與建立的三大事功分手。這三大事功是民主黨、支聯會和教協。三大事功的領導層有不少重疊,因此,受攻擊的總是同一批人。其二,近幾年中國內地民情愈變愈墮落,各種駭人聽聞的負面消息層出不窮:有毒食品、致癌傢俬、服裝、大頭奶品、見死不救、撈屍講價、車禍肇事司機倒車輾斃傷者,使香港理論家稱中國為「鬼國」,認為釋伽牟尼再世,也難以力挽狂瀾於既倒。 
    起初香港人聽到這些負面新聞,震駭之餘稍可告慰的是,自己生活的特區畢竟有一國兩制作屏障區隔,可是中共推出一簽多行自由行之後,大量訪港大陸人把不文明舉止帶進香港,更兼一副財大氣粗暴發戶打救香港人的嘴臉,再加上孕婦搶佔床位生產雙非嬰、搶購奶粉等行徑,使很多香港人覺得內地同胞不只是新聞報道的異化族群,而且已像蝗蟲般飛進香港,成為破壞香港社會生態的播災者。陳雲教授的《香港城邦論》、《香港移民論》應運而生,與無數讀者產生共鳴,成為新興本土力量的主心骨「城邦派」。 
    而在輿論界方面,有李怡、鍾祖康、孔誥烽等和陳雲匯流;政界則有黃毓民、陳偉業、陳志全等立法會民意代表呼應。他們的立場是不愛中共這個強國;不愛中國這些刁民,認為中國正義之士已經寥若晨星,人數少得有如民主國家的歹徒。支聯會以「愛國愛民」為口號,他們斥之為令人作嘔。 
    使人難以置信的是,支聯會領導層居然想出利用北京的天安門母親作為炮打香港本土派工具。他們完全想不到天安門母親召集人丁子霖老師會站到香港本土派立場上去,譴責他們以「愛國愛民」為口號根本是愚蠢。 
    更使人吃驚的是,支聯會常委徐漢光在得悉丁老師立場後,竟發電郵誣稱丁老師這樣回應是同情中共,患了「斯德哥爾摩症候群」。這種接受不了異見、唯我獨尊的態度除激怒丁老師,警告支聯會要好自為之,還引來輿論界一片聲討之聲。最後以徐漢光辭職,支聯會道歉並宣布今年「六四」活動不再提那個口號收場。 
    這件事說明香港支聯會對近三幾年間香港民情的變化毫無所知。香港本土派認為,中共當權者有巨大私人利益在香港,因此願意讓香港有別於大陸;大陸一般民眾妒忌香港,只想香港變得和他們一樣,所以中國如果民主化了,一般民眾當家作主,對香港有害無益。這種從反對中共到反感民眾的變化,支聯會沒有察覺。 
    為甚麼支聯會領導層會和民情脫節?我認為是香港本土派的信息被主流傳媒屏蔽之故。他們只能轉戰在互聯網。而互聯網信息量極大,如不耗費時間沉浸其中,而只是作有限度選擇,很易得到偏頗狹窄信息。 
    李怡先生長時間上網,所以年紀雖大,卻完全緊貼年輕一代思潮,是值得學習的好例子。24年光陰,中國民眾竟可令不少港人轉而害怕一黨專政結束後,會出現蝗蟲治港,太令人感慨了。

11 則留言:

匿名 說...

羅素說:「愛國者總是說,他們為祖國而死,絕不說他們為祖國而殺人。」。當「愛國」不管一切,成了絕對,成了道德的化身,成了唯一的目的,這抽象的「國」可以成為一道咒符,使所謂的「愛國者」們瘋狂----以「愛國」的名義殺人,殺國人、殺同志、殺至親、殺自己!

匿名 說...

不知網主,如何得出「大陸一般民眾妒忌香港,只想香港變得和他們一樣」的前提?從而推論「所以中國如果民主化了,一般民眾當家作主,對香港有害無益」?(這麼大的一個中國,有一天竟然有民主了,然後她要來加害念茲在茲年年悼念六四的香港?)


「支聯會領導層會和民情脫節」,與民主黨老化失議席一致,這和政制沒開綠燈有關,沒空間新舊成員輪替,主責在當權者。(很多評論都說用「平反」不妥,支聯會今年還是照用)~~~~~~

匿名 說...

支聯會的大佬未能虛懷若谷,還有權力欲望,騎刧了話語權而不自知。如有民主風範,應放下一切,相信年青人,讓新一代接班。

匿名 說...

//,,,,,如何得出「大陸一般民眾妒忌香港,只想香港變得和他們一樣」的前提?.....//

不是前提, 是在大陸工作, 得出的一種感覺, 為了這種感覺, 付出代價拿了外籍護照, 留一條後路求個安心

不要說拿出証據來, 有這種想法的人, 不是通過論證調查才去買保險的, 你留意四周的主管階層, 有能力的精英, 他們用行動說出真實的感覺

懷鄉書訊 說...

dd2和大家在此網誌分享蘇博士時評, 上文起始句為: 香港本土派認為.....

匿名 說...

支聯會被丁子霖教訓, 「不要濫用六四遇難者的資源」, 顯示支聯會不單同香港民情脫節, 也指出支聯會搞不清八九六四, 誰是主誰是客, 香港是借用六四的資源, 最終話語權是屬於中國的

薯條啊雄 說...

//,,,,,如何得出「大陸一般民眾妒忌香港,只想香港變得和他們一樣」的前提?.....//

答:1997前,其實香港人的擔憂,今天已經證明完全正確,

香港八十年代的移民潮是先見之明,陶傑的光明頂有提到。

匿名 說...

丁子霖並非教訓而是向港人說明「中國」的意義已被扭曲。
「八九六四」事件,任何人都有話語權,不容攏斷。

匿名 說...

如果說話的不是丁子霖, 而是香港的評論人, 或澳門人, 台灣人, 英國人等, 支聯會可能死撐到底, 以前司徒華當家, 與中國的六四運動主體有默契, 知道大家的位置, 能互相利用達至雙贏, 但今非昔比了

匿名 說...

丁子霖是老人家, 支聯會不宜與之爭辯. 司徒華若仍在世, 他的輩份高於丁子霖, 情況會不一樣.

tohdao 說...

丁阿姨並非倚老,而是說話在理。她親身生活於中國大陸,深知「中國」在今日的意義,因此為港人指出用「愛國」為口號是愚蠢。
司徒華若健在,他的智慧當高於李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