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6月20日星期四

蘇賡哲:二十與一的善惡比例

哄搶
6月12日明報(多倫多) 
    24年前,誰能預見最熱切追求中國民主化,最痛心中共專制統治的一群香港人,今天會走到反面,覺得必須維持中共一黨專政,中國千萬不要民主化。世事之詭異難測莫過於此。
    24年來,很多人在立場上轉了軚,投了共。這沒有甚麼詭異、更不難測。奇在那些反過來要維持專制統治的香港人,到今日為止,仍是最反對中共而又是中共最忌憚的人,因為中共認為他們想搞表面自治,實質是搞港獨。 
    我認為其實轉變的不是那些香港人,而是中國內地人在他們心目中的形象,在這段時間裡起了天翻地覆的變化。89年民主運動期間,他們覺得內地同胞善良正直、渴望民主自由,卻遭統治者欺壓,因而應予支援。可是時光流逝,二十多年後,「中國」依舊,同胞則全面「刁民化」,以致李怡先生嘆說,大陸好人少到有如民主國家的強徒一樣。他們從89年追求民主自由,轉而全民向錢看,為了賺錢不顧倫理道德,賺到錢便呈現暴發戶咀臉。 
    道德劣質化的典型事例是佛山小悅悅慘案。小女孩先後被兩輛車輾過,兩名司機均不顧而去。其後十八名路人走過她身邊,全都漠然不理,直到第十九位的拾荒婦才施以援手。一兩個人走過不理可以說是偶爾,十八人都這樣就不是偶然了。十八人加上兩名司機,即是在21名大陸人中,有20人是見死不救的。由這樣的人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只可能是個見死不救的政府、只可能是埋沒天良的政府,甚至是比共產黨更糟糕的政府。這樣的政府對香港的危害,會比中共大得多。

11 則留言:

窮心未盡 說...

1982年第一次遊廣州,在廣州坐巴士竟無人排隊,

我禮讓的行為竟招來群眾怒目而視,不能說是文明質素低劣,

因為簡直是無文明可言,見微知著,一葉知秋,滴水知汪洋,

外無禮教威儀,則勿奢望其內存仁義,行善積德,

時至今日在洛杉磯仍然見到強國人當眾挖鼻孔,剪指甲,

隨地吐痰,手丟鼻涕,街上小便,抓屁眼兒,15年前蘇教授

說香港人歧視大陸人因為他們貧窮,我當時已經不同意。

如果認為大陸人有民主後,會比共產黨更壞,這會否互為因果?

惡性循環?自食其果?西方的道德信念來自守神的戒律,

而共產黨卻出盡法寶反佛反耶,好人無好報,逆向淘汰,

難怪大陸小孩立志要做貪官污吏。

數學八四的blog 說...

說的不錯, 但天滅中共時, 根據宇宙因果法則, 有很多中國人會被淘汰. 這個邪黨有多壞, 就有多少人被淘汰, 是非常非常慘烈的...

窮心未盡 說...

「第十九位的拾荒婦才施以援手」

可能拾荒婦童年曾經接受滿清或民國父母的教育,

其他路人甲路人乙接受的是中共假大空流氓教育,

其實拾荒婦如果沒有學習過急救便不應移動傷者,

移動傷者或會加重傷勢在美加可能被人告到破產,

這個法律是我在一九七零年學來的美國急救常識,

數月前在台灣有一路人十分有常識地救了一少女,

少女被車撞倒後少年不敢移動傷者怕令傷勢加重,

他立即報警並同時設路障阻擋其他來車輾斃少女,

這宗少女感謝少弟救命之恩的新聞發生在數月前,

少女家人為報答少弟救命之恩於是送他一部愛帕。

但發生在中國的民情卻不一樣不會有人施以援手,

更甚者肇事司機再倒車輾斃傷者因死了賠償較輕。

Elaine Ran Ye 說...

Hmm.....

懷鄉書訊 說...

〈最新蕭析:民主必須要相信人民〉
2013-06-24
今天我看見蘇賡哲博士的一篇文,真令我大吃一驚。因為蘇博士我是認識的,大家都一齊主持過節目。他的前部分是這樣講「24年前,誰能預見最熱切追求中國民主化,最痛心中共專制統治的一群香港人,今天會走到反面,覺得必須維持中共一黨專政,中國千萬不要民主化。世事之詭異難測莫過於此。」我首先要答,為何那些人會這樣想。他們是回復原始的獸性,因為覺得中國人有些利益侵害了香港人的時候,所有文化、所有的教養都忘記了,所有高貴的目標也忘記了。而最後他講到用小悅悅的慘案,「由這樣的人一人一票,選出來的只可能是個見死不救的政府、只可能是埋沒天良的政府,甚至是比共產黨更糟糕的政府。這樣的政府對香港的危害,會比中共大得多」我覺得這真是非常好笑。首先,我要問你誰是大壞蛋,是北京中共政府搞到人民也變壞,還是人民很壞,所以選到北京政府這麼壞蛋的政府。原理上,所有人都同意北京政府是大壞蛋,是它教育之下,中國人民也變壞了。第二個答案是中國人民從來都是壞蛋,但有些人高舉華夏文化,不能接受中國人民從來都是壞蛋,只不過在中共邪惡政權之下才變成壞蛋的話,當然是中國政權才是大壞蛋。只要把這個邪惡政權移除,中國人民應該會好轉。中國人民也不會再選一個比教壞他們更壞蛋的政權。
人民的表現是受到那規矩左右,不救小悅悅案是因為大陸法案縱容人民去屈人的,所以大家擔心。第二,如果這樣便二十比一。我又可以調轉來講,最近有件事,有個小孩子由4樓跌下來,8個人也搶著去救她,結果手都受傷了。這又是不是又變了8比0。我可以講從來國家變成民主國家之後,都是有所改善。只有一個情況之下,變成民主國家之後也變得殘暴,就是鼓吹種族或者宗教歧視的地方。在蘇丹或者南斯拉夫,是因為種族歧視而不是民主。全世界所有地方,甚至去到巴布亞新幾內亞有食人族的地方,一轉到真正的民主。國家一定是走向和平,不會殘暴。麻煩你們讀一些歷史。這些人講的全是荒謬,不學無術。最後我讀一次世 界 人 權 宣 言的第一條和第二條。第 一 條:「人人生而自由,在尊嚴和權利上一律 平等。他們賦有理性和良心,並應以兄弟關係的精神相對待 。」第二條:「人人有資格享受本宣言所載的一切權利和自由,不分種族、膚色、性別、語言、宗教、政治或其他見解、國籍或社會出身、財產、出生或其他身份等任何區別 。」講這些話的人,他們一路講民主,但內裏其實是反民主的。
如果不相信人民的話,千萬不要講民主。這是中國也包括香港,認為他們很多人是刁民。真正追求民主的人,是要對人民有信心,人民的選擇是最終的選擇,而歷史過去二千年,有民主也證明,所有真正的民主國家是不會殘暴。他們必須推翻民主體制,才可以殘暴起來。好像希特拉也是推翻民主體制,才可以殘暴起來。無一個民主國家可以殘暴對付人民﹐無一個民主國家是可以好戰。只有獨裁的國家會這樣做。這個顯淺的人民質素是無關的,而用人民質素否定今日可以進行民主,就正是共產黨所講的東西,這些人完全是共產黨、法西斯的同路人。

http://youtu.be/z_l0KPX5Y_8

懷鄉書訊 說...

〈蕭若元:最新蕭析:再談大陸應否有民主〉
2013-06-26
昨晚我講的一些問題,但是未講完。關於大陸的人不應該有民主,我不知道有人可以把自己當初的信念拋棄得這麼徹底。普世價值的實行和成熟是揣摩了幾百年,普世價值之間,好像法治、人權、民主和自由等,有些地方是要互相協調,取得平衡。這是需要經過實踐才能知道的。一路揣摩幾百年,有些東西變得愈來愈重要;有些則變得沒那麼重要,還有怎樣實行的問題。

舉例,安樂死是否符合普世價值,墮胎是否符合普世價值,價值之間的衝突,而社會透過實施才得到一個平衡點。甚麼人可以參與民主,甚麼人可以有權投票。這些問題在過去幾百年也探討過。你可以話交稅的人才有資格,IQ100,智力正常的人才有資格,結果所有這些分類都是不合理的。只要是人,每個人都有資格參與民主,即使那人是智障,IQ低過70,也不取消他那一票。這是天生人權的一部分,不能視他不是一個人。

高舉社會民主的時候,長毛為在坐牢的人爭取投票權。誰人道德敗壞過要坐牢的人,但他們都應該有投票權。有些人話那些中國人不救小悅悅,就不應該有投票權。但其實不救小悅悅一個人,但中國人民在暴政之下,不給予他們民主,不解放他們,不救的是十三億人民。那你的人格比不救小悅悅的的人差數以萬倍,似乎不應有投票權的人是你們。那些經常幻覺有國安跟蹤他們的人,也許不應有投票權,因為極可能有神經病。一講這些說話的人,以後也不要再高舉民主、人權,這簡直可恥到極﹗

http://youtu.be/Rh4tK2o1Plo

懷鄉書訊 說...

陳大文
我啱啱睇左蘇賡哲博士文章《二十與一的善惡比例》,就是才子蕭老闆昨日公開評擊的文章,長話短說,蘇博士文章說的,並不是蕭老闆評擊的模樣,完全不是那回事,蘇博士是說,越來越多當初熱切希望中國有民主的人,現在心灰意冷,反而掉轉頭不希望中國有(所謂) 民主,何解?因為現在的中國人「質地」太差,差到不似人形,若由這樣子的中國人實行民主,已不是世界認同向善的民主,大致如此,相信在下的理解也不會差得哪裡去。

我個人認為,蕭老闆的評擊並不公道,我還會用「蕭老闆」作尊稱,是因為蕭生確是本港難得的才子,以他的才智甚至財富,絕對無須向強權和土共港共惡勢力低頭,香港有蕭老闆這類賢士,實屬珍寶。而在下說他對蘇博士不公道,是萬般難為而且黯然地說的。

蕭老闆是否撞了邪?????

https://www.facebook.com/taiman.chan.395/posts/10201475191620477

窮心未盡 說...

大約18年前在多倫多某佛學會借了一盒錄音帶,

空中結緣~葉文意居士講般若心要經,葉居士認為

墨子的兼愛是行不通的,例如面前只得一碗飯,

你會給誰吃?給對面街大肚婆啊菲?或給自己大肚老婆吃?

慈悲是對的,但我們能力有限,慈悲只能由身邊最親

的人做起,由親至疏,由近至遠~無緣大慈、同體大悲。

刀無邪正,刀能殺人亦能救人,用之正則正,用之邪則邪,

正人行邪法,邪法亦成正,邪人行正法,正法亦成邪,

黑心人誤用民主,不如白心人不用民主。蘇教授只是

引用城邦派的觀點提出民主這把「刀」如果被小孩、低質素

的人把持的可能後果作出憂心,並非反對自由民主。

窮心未盡 說...

有頑童拿著刀玩,你擔心插中你,這是人之常情。

匿名 說...

現在大陸人的質素低,不管在國內外,似乎有目共睹,但是不讓他們有民主,繼續被極權卡壓,這是對的嗎?


城邦派似乎有個假定,民主不要明天就來,因為有害,但是,總有個開始吧?是不是一旦開始了便馬上變天?由這些刁民一人一票?


它是一個過程吧,中國那麼大,你說要多久?到時候,中共淡出,還不可以教育他們嗎?(既然蘇博士說廿年前不是這樣。)


城邦派說「近期」不要民主,是基於港人利益而妄顧別國(就把大陸人分出去吧)利益的言論,這種香港人的質素,蘇博士認為如何?




~~~~~


天佑女皇 說...

個人理解,蘇教授並非城邦派,而城邦派亦非加害者,

如陶傑所言:「百年前日本明治維新已學會西化自由民主,

已經給了中國一百五十年時間,學了一百五十年仍沒昇級,

他一定有嚴重智障的問題,不要再奢望他能讀正常學校。」

香港是泥菩薩過江自身難保,退而求其次追求維護本土利益,

香港優先,保衛香港獨特自主性,亦無可厚非,

並非十惡不赦吧?難道要犧牲自我,捨命取義才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