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代表蘇博士,香港新亞圖書中心,

本網誌主要分享蘇賡哲博士文章,其他內文、博主立場等與蘇博士本人絕無關係。

2013年10月14日星期一

蘇賡哲:渴望入黨之䛧

1960 三面紅旗
10月7日多倫多明報
    司徒華先生在1966年7月,曾專程從香港去澳門,向中共港澳工委常委孟秋江哭訴,希望中共讓他入黨,然而未能如願。 另一位黨員郭小葵告訴他,他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人。華叔因而感嘆:自己正是唐詩所說:「被驅不異犬與雞」。 
    陳垣在「解放」前是教會辦輔仁大學校長。國民黨撤離北平時,曾預留機位,並叫胡適他們勸他逃跑。他因為不喜歡國民黨,對打敗國民黨的中共很好奇,而且覺得自己向來沒有參加政治活動,中共應該不會加害於他。後來,中共任用他當北京師範大學校長,文革時被軟禁,有人說他是「飲恨以歿」,但更多人認為他骨頭軟,靠吹捧中共 才得以長期當大學校長。而且,他在79歲時入了黨。 
    陳垣是在1959年被批准入黨的。他說:「今年我已年近八十,真所謂垂暮之年才找到共產黨,自恨聞道太晚。但聞道遲早不能限人覺悟的高低。中國共產黨是中國歷史上最偉大、最光榮、最正確的黨。我要以有生之年竭盡能力,為黨的事業繼續努力。」 
    如果陳垣心中真是這樣想,那7年後華叔渴望入黨也許不難理解。 
    只是這7年間大陸發生過餓死數千萬人的大飢荒,香港掀起接濟大陸親友的熱潮,還有大量飢民湧入港境。共產黨總不再能說是最偉大、最光榮、最正確的黨吧。 
    其實陳垣是很痛苦的,他知道自己當校長只是傀儡、神主牌。甚至替學生題字,都要先拿給黨委審查。他入黨只是以為變成魔鬼的一部份便不必再怕魔鬼。然則,華叔之渴望入黨又為甚麼?

2 則留言:

比雪更白 說...

「魔鬼」成就、變身同類、強者認同、寧欺負人、不被人欺。

匿名 說...

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1997之後香港出現唔少忽然愛中共中國嘅人,道理係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