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24日星期四

蘇賡哲:書呆子之見

10月17日多倫多明報 
    歷史學家羅爾綱年輕時曾寄居在胡適家。1934年夏,他在飯廳聽胡適說,本來寫了兩篇稿,一篇是談虛君制,使人不致爭位;另一篇是反對武力統一,主張把東北讓給中國共產黨,由他們去試驗共產主義,試驗好後,再進行推廣。 但胡適覺得這兩篇稿都觸犯忌諱,不敢公開發表。所謂忌諱,當然是蔣介石的忌諱。 
    近代中國唯一可能行虛君制的時機是清末,辛亥革命後已沒有機會。袁世凱曾經表示,他要做皇帝,但只是虛君,當然沒有人相信,只換來全國唾罵。即使在1930年代能弄個虛君出來,一樣要爭位,不是爭虛君的位,而是爭實際掌權者的位。 
    胡適的另一個構想,倒比較有意思。中共的史學家認為在蔣介石搞五次圍剿,要徹底剿滅中共時,胡適居然有撥出東北給中共,試驗共產主義之議,這是胡適對中共的善意,但蔣介石決不會同意這樣做。 
    用今日眼光回望,如果撇除當年胡適未能預見的抗戰因素,其實他這構想迂腐但有價值。胡適當然同樣未能預見,抗戰後中共就是從東北獲取蘇聯支援,得到原日本關東軍裝備,再南下奪得政權的。作為書呆子,他相信國共雙方假若接受他的建議,就會各安本份,互不侵犯。這一來,蔣介石政府沒有中共這心腹大患,便可專心埋頭建設東北以外廣大地區,自不會發生流亡台灣的大劫難。 
    中共在焦頭爛額之際,應該歡迎胡適之議。如此,1949年後中華大地的政治災難,只隔離在東北「試驗」,試驗結果這麼糟糕,也就不可能推廣了。

6 則留言:

白衣觀音 說...

楚河漢界,劉邦滿足?項羽傻在不殺劉邦才真!

白衣觀音 說...

佛陀本生故事,多生前佛陀為救六百商人性命而殺賊,寧願自己落地獄,而賊人亦不用犯下大殺業。

楚河漢界,我是劉邦,見項羽那麼傻,多次不殺我,我會滿足留在漢界嗎?女朋友給你手牽手,男人就滿足?

懷鄉書訊 說...

"中共在焦頭爛額之際,應該歡迎胡適之議。如此,1949年後中華大地的政治災難,只隔離在東北「試驗」,試驗結果這麼糟糕,也就不可能推廣了。"
如果我因為博士這一段而評定他跟胡適一個級數,不知是恭維呢是謿笑呢?1949前小日本,共產黨和國民黨要怎麼搞還是怎搞,不會因共產黨在延安還是在東北而有所分別的。

匿名 說...

與敵為鄰,笑話一樁

白衣觀音 說...

懷鄉書訊 楊大哥,我不是指蘇教授,我指的是胡適,蘇教授題目已經說明胡適~「書呆子」之見,所以我講的書呆子是胡適,講的不清楚,抱歉!

懷鄉書訊 說...

無傷肝,如博士真有在文章最後一段的想法,我也不得不將他與胡適等量齊觀了。給老虎一條腿吃了,還想有命嗎?